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十二章 俱乐部初见闻之婚宴(中)

娱乐活动开始。规则是首先是抽签,每对抽一张,有一张鬼,和五个美女。抽到鬼的一对出女人,抽到美女的出男人。然后那个女人蒙上眼睛,五个男人加上她的男人站成一行,露出鸡巴,然后,女人用嘴巴去分辨哪个是自己男人的鸡巴。对了没事,如果错了,就要被其他五个男人轮奸。

我们三人听了规则都是跃跃欲试。不过张永义叫了我们一头冷水。

“观赏会员,只能看,不能参加活动。”

每个人都抽了签,张永义运气还真好,居然抽到一个美女,他鸡鸡都硬不起来,这个机会给他不是浪费吗?哎,还不如便宜我。

“我的情况你们知道。”张永义对大家说,然后指着我说:“不如让这小子带我吧。”

老张,你可太给我面子了。想着能参加这么刺激的游戏,我十分高兴。胖子和张昌都露出羡慕的表情。

“这个可不行,规定好了,观赏会员只能看。而且他又没带女人来,我们不都吃亏。”一个大腹便便,像是管事的人说。他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一时间大厅里响起嗡嗡的议论声。妈妈的,你个狗日的,坏老子的好事。

“吃什么亏,老子的老婆和老娘都给你们干了,我干过你们什么人没有。这小子和老子对眼,我把他当我干儿子,他和他干妈算一对了吧。”

老张,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泪奔中……不过任你当爹,还是免了吧。

听了张永义的话,那人到没了什么意见,说到:“既然是干妈和干儿子就破个例吧。老张我可是给你面子哦。”(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哈哈,终于有机会参加了。张昌一脸羡慕的说到:“你小子运气真好,他居然把机会给你。”

“慢慢来吧,反正还有机会。”胖子的话像是在安慰张昌,更像是在安慰自己。这小子想干什么?还有机会,这可让人联想啊!

“谁拿到鬼了?”主持人何晶莹闻到。

这是才有一对不情愿的举起手。张永义对我说:“这是一对夫妻,刚入会不久,这种事还有点不习惯,呵呵,不过这种人妻含羞带骚的表情可是很爽的。”

我这时才仔细地看了看那个妻子的样子,相貌倒是一般,看上去挺清纯,看到我们色迷迷地看着她,羞红了脸。再看她老公,臭着脸,一脸的不情愿,哈哈哈,待会老子就要干你老婆了,可一定要想个办法不让那女人分辨出来才好。

何晶莹对那男人说到:“按照规定,如果你和你老婆有串通的行为,如果被发现的话,你的老婆就要被每个会员任意玩弄一天,一人一天,而且不管怎样玩弄你老婆都不能拒绝哦。你们明白了?”那个老公郁闷的点头。哇,这么重的惩罚,估计没有人敢作弊了吧。

我们六个男人站成了一排,我正在思考怎样让那个人妻不能认出他老公的时候。

旁边一个三十多岁带眼睛的男人把那个老公退到第一的位置。大哥,这也太冒险了吧。如果那个人妻只是含了第一个人的鸡巴就选了,那我们不是什么都捞不到。

如果把老公放到最后,就算最后她选对了,我们至少也能尝尝人妻口交的滋味吧。

不过再仔细想想,这还真是个好主意,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选第一个吧。在仔细看了看眼镜兄,发现他的背上又快胎记,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我们六个脱了裤子掏出鸡巴,游戏开始了。人妻开始含住第一个鸡巴,吞吐了几下就放弃了。哈哈,眼睛胸你可真是高啊。我偷眼看了看她老公,只见他老公眼色有点灰暗,嘿嘿,看着自己老婆给别人品箫的滋味很不爽吧。人妻开始舔第二个男人的镜片,快点啊,我心想,第三个就是我了,快点老子等不及了。

人妻在第二个人身上比在他老公身上多花了点时间,然后,就到我了。

我感觉肉棒进入了一个温软的所在,她这次没有套弄,只是用舌头在我的肉棒上舔,好像在寻找什么。难道我的肉棒和她老公的很像,那就多舔会儿吧。我转头看了看他老公,他老公正看着我,我们目光相对,我看出他有点愤怒,有点心酸,看来老婆给人品箫的滋味真是不好受,不过怎么还感觉有点兴奋呢。想到给我吹箫的是个人妻,而且他老公正在看着爱妻的动作,鸡巴一下子胀大了。那个人妻好像一下子感觉到了什么,吐出我的肉棒,去鉴别第四个去了。

妈的,真蠢,老夫老妻了,轻轻舔怎么肉棒还会涨的这么厉害,真是失策。

在看了看其他人的鸡巴,都没有我这般的硬,不由得抱怨起自己没有见识起来。

不过这种看鸡巴硬不硬来判断是不是自己老公的办法,对付我这种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人来说还真是管用。

第四个人大鸡巴明显和她老公的不太像,她舔了两下就放弃了。第五个是刚才的眼睛兄,这次那个人妻在她的鸡巴舔了好久,好像认定这人就是他的老公一样。

眼镜兄你真棒。再看他老公是一脸的焦虑。玩弄人妻,还能看到他老公的表情,这种感觉真是太他妈刺激了,不过看样子她还是不敢,又去舔了舔第六个人的鸡巴,再回来再舔了一下眼镜兄的鸡巴。快在那两个人中选一个吧,我心里在呐喊。

然后,她站起来,居然走到第一个就是她老公那里去了。他老公现在的表情是一脸的高兴。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上帝啊,玉皇大帝啊,如来佛祖啊,观世音娘娘啊,保佑她不会选他老公啊。不对,观世音就算了,女的,估计不会帮我。她在他老公那里含了一会儿,又回到眼镜兄那里舔了几下。乖乖,这意思是不是二选一呀。神啊,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啊,保佑她选眼镜兄吧。

她在他老公和眼镜兄之间摇摆不定,他的老公又露出了焦虑的神色。这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于是,何晶莹对人妻说道:“你可要快点,不要让大家等太久。”

人妻想了想,又犹豫了一下,选了他老公,不是,是眼镜兄。上帝啊,谢谢保佑。

听到自己妻子说出答案,那老公脸上一脸死灰。哼哼,大哥出来玩就要有出来玩的觉悟。

人妻解开眼罩,看到选的不是自己的老公,就有了要哭的样子。何晶莹忙去安慰,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呵呵,干人妻了。

我们五个一拥而上,五个人,三个洞,手快有手慢无。不过,我还是慢了一点,逼逼和屁眼被人抢去了,不过还好,我把肉棒放入了她的嘴中。眼镜兄居然抢到了屁眼。其他两人嘛,速度太慢,可要等等了。不过他们也不干寂寞的捏起了人妻的乳房。

她老公的表情可精彩了,愤怒,郁闷,心酸。不过明显很是兴奋,因为我看到他的鸡巴已经明显的翘了起来,龟头有点白色的液体渗出来。

我们让占有人妻逼逼的人躺下,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然后,眼睛兄插入屁眼,我玩人妻的骚嘴,另外两人玩她的奶子。

她老公看到自己的老婆三个洞都被我们填满,脸上惨白,好像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何晶莹看到这种情况,走到他身边,对他说:“看自己的老婆被人干的滋味不好受吧。”然后又握住他的鸡巴说:“可你怎么那么兴奋呢?都流出水水了哦。”

那男人一脸不好意思,何晶莹又说到:“看你是新人,姐姐给你点奖励。”说完用自己的大咪咪夹住他的鸡巴,揉弄起来。我操,女明星乳交,这人的运气还真不赖啊。

看着那男人露出满意的表情。我不由得想用自己老婆换明星,也不知道亏不亏?看着被人轮奸人妻,再看看正在做乳交的何晶莹,我不禁想起如果我去干何晶莹,而妈妈被他们……太邪恶了,我不敢再想下去。

干逼逼的明显是个猛冲猛打性的,很快就在人妻的逼逼里射了精。我就想去干人妻的逼逼,眼镜兄做了个不要的手势。另外两个人看逼逼空了出来,一个人上去继续操了起来,射了,第二个人再上,也很快射了。

现在就剩下了我和眼镜兄两个人,眼镜兄把人妻翻过来,没有急着干人妻,而是把两根手指插到人妻的逼逼里,一看就是玩女人高手,发现我正在看着他,对我笑了笑,一副下面还有好戏的样子。

她用两根手指在人妻的逼逼里抽动,我怎么感觉人妻比刚才被干的时候还要兴奋呢?她开始的时候是呻吟,然后大声的浪叫起来,最后全身都抽搐了起来,居然翻起了白眼。眼镜兄看到这个情况,突然加速的抽动了几十下,人妻大声尖叫了一声,逼逼中一股淫水一下子喷了出来。吹潮了,这人居然用手就让女人吹潮,神人啊。

眼镜兄看我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对我说:“想不想试试?”

当然要试试了。我来到人妻的逼逼面前,眼镜兄退到我身后,开始教导我:“用中指和无名指插进入,摸到了一个硬币没有。”

“摸到了。”

“就是刺激那里了,快动吧。”

按照眼镜兄的指导,我飞快的用手在人妻的逼逼里抽动了起来。一会儿后,我感觉手已经开始有些麻了,虽然感觉人妻的逼逼里面水已经很多了,我抽动的时候都能听到啪啪的水声,不过感觉她还是没有要吹潮的迹象。于是问眼镜兄:“她喷了一次了,还能再喷吗?”

“当然,你不要停。”

看到人妻有露出了刚才的那种表情,眼镜兄忙叫我加速,我猛的加速,再抽插了几下,感到人妻逼逼一紧,一股淫水喷了出来。

哦哦,我用手让她吹潮了,心中十分自豪,想了想如果我把这招用在妈妈身上,妈妈会有什么表情呢?真是期待啊。

人妻喷了两次,感觉到全身好像没有了骨头一般。眼镜兄问我喜欢逼逼还是菊花。我想了想,还是选了屁眼,因为人妻的逼逼被三个人射精而且又吹潮了两次已经凌乱的不成样子了。我们一个干屁眼一个干逼逼,操了几千下,都射了。

看来我还是比很多人强一点,不止坚持五分钟哦。

那边何晶莹也用奶子把人妻的老公夹了出来,精液射在何晶莹的胸和脸上,她用手抹下来吃了,真是淫荡啊。那个男人是一脸满足的样子,妈的,现在不哭了,真是。

我们下台了,那男人过来抱起她老婆,人妻已经被我们干的走不动了。

回到座位,张永义笑着对我说:“小子,不错,第一次就能让女人吹潮,有悟性。下次在你干妈身上试试。”听到个妈字,刚刚才射精的肉棒又有立起来的冲动。

我问张永义那个眼睛是谁,张永义说是他的一个手下。这就难怪他对我不错了,估计是张永义刚才的话让他以为我和张永义真是一对干父子吧,所以他才那样对我,看来是想通过向我示好来拍张永义的马屁吧,不过他不知道我只是误打误撞搞了张永义的老婆而已。看来这人不仅玩女人的本事了得,其他的本事也真不错哦。我看了眼镜兄一眼,他也正在看我,我们互相笑了笑。

想到今天学到了吹潮的本事,真是爽,这本事回去第一个用在谁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