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十四章 母亲(二)

飞奔回家,妈妈居然不在,平时不是应该早就回来了吗?老天啊,你可不要再玩我了,要不然我的肉棒一直硬下去,搞不好会废掉。二弟,你还是忍忍吧,五姑娘有什么好的,妈妈才有意思。

左等右盼,左等右盼。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听到开门声。上天保佑,只有妈妈一个人,千万不要再有人来破坏我的好事了。门开了,GOOD,是妈妈一个人,感谢老天爷。

我忙过去帮妈妈提包,对妈妈说到:“妈妈,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加班了,累死了。小岳还没吃饭吧,我马上给你弄。”

“你还是休息一下吧,我来做饭吧。”

“你会做饭?”

“应该会吧,我试试,你就好好休息吧。”

二弟开始抗议了。二弟,还是在忍忍吧,看妈妈那么累,如果我这时在要她和我做那事,我不成畜生了,虽然我准备做的事确实也挺畜生,不过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我用手揉了揉硬得生疼的肉棒,二弟委屈你了,不过等会儿我一定想办法让你爽到。

古人说:知易行难。成不欺我也。做饭这种事,看起来挺简单,不过我做起来就十分手忙脚乱了。好不容易做好了,自己尝尝:十分的不怎么样,只算是把菜做熟了。

不想妈妈吃了我的菜,竟然不停的夸我,一脸的欣慰。没想到只是一顿简单的饭菜就能让妈妈这么高兴。原来妈妈要的幸福就那么的简单。看来我那种以前只顾着读书,不怎么在意家庭的行为实在是应该反省一下。(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妈,我爸给你电话没有?”

“怎么?现在想你爸了。”

“嗯啊。”我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想念父亲。哎,大灰狼要吃小白兔就得装出这样的表情。

妈妈看我的样子,十分高兴,滔滔不绝的说到:“你爸在那边当了个主管,个个方面都不错,有……”

妈妈这顿饭吃得十分开心。我只是随便吃了一点,就一直等她。好不容易等她吃完,嘿嘿,好戏来了。

“妈妈,我……”我这时的表情十分的羞愧。

“又想那些东西了。你个小孩怎么老是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我也不想这样,就是忍不住啊。”

“你这个年龄的孩子,就是有这个问题。你……来吧。”看来这几天把妈妈哄得十分高兴,很容易她就同意了。

我们来到父母的卧室,妈妈坐在床边。在老爸床上摸老妈,真邪恶,真兴奋啊。

我的手盘上了妈妈的乳房,隔着衣服轻轻的揉捏。妈妈还是老样子,闭上了眼睛。虽然是隔着衣服,不过想到这是自己妈妈的乳房,感觉还是挺不错。当然我可不会只是隔着衣服摸就会满足。于是我的手偷偷从妈妈的领口滑了进去。

突然妈妈的手一下子捉住我准备滑入她领口的手,睁开眼睛盯了我一样,怪我过分了。我忙装出一副强忍欲望十分痛苦的表情。妈妈看来我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松开手,又闭上了眼睛,默许了我的行为。

既然妈妈默许了,我可不客气了。手一下子从领口滑了进去,从奶罩的边缘把手指伸了进去,开始和妈妈胸前的温软亲密接触,妈妈的身体真是舒服啊。

不过我可不会就这样满足,于是伸手开始接妈妈上衣的纽子。妈妈睁开眼盯了我一下,倒也没有阻止,然后闭上眼睛继续当鸵鸟了。

脱掉妈妈的上衣,发现妈妈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奶罩,十分保守的那种,奶罩几乎把妈妈的奶子全部都包了起来,只有边缘才露出一点白嫩的奶子。看来妈妈真是保守,像钱阿姨那种女性,她们的奶罩基本上就是把胸前的两点嫣红遮住就行了。

我开始脱妈妈的奶罩,这次妈妈倒是没有盯我,只是眼皮动了动,应该是在强忍羞涩吧。脱掉奶罩,妈妈的胸型真好看,而且奶头居然是粉红色的。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我开始把玩起妈妈的奶子,用手在开始在奶子上轻轻画圈,不时在玩一下粉红的奶头。妈妈的奶头居然慢慢立了起来,鸡皮疙瘩以奶头为中心慢慢扩散到全身。再看妈妈的脸已是通红,居然已经开始咬嘴唇了。看来妈妈的身体也是十分的敏感喔。

我把头凑过去,想要品尝妈妈奶子的味道。舌头刚刚接触到奶头,妈妈全身抖了一下,猛的一下子抱紧我:“小岳,那样不可以。”

“怎么不行,小时候我不就吃过。”

挣开妈妈的手,嘴贴上去,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妈妈的奶头。虽然妈妈咬着嘴唇,还是发出了嗯的一声,身体又抖了一下。

我故意逗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啊……”我趁妈妈张嘴说话的时候,我咬了一下奶头,妈妈忍不住叫出声来。嘿嘿。

玩了一会儿妈妈的奶子,我又有了新目标。我的手慢慢伸进了妈妈的裙子,假装摸起妈妈的屁股来,嘿嘿,我的目标可是妈妈的私处啊。不过可不能一下子就摸上去,那样妈妈肯定会阻止。

在妈妈屁股上画着圈,手离妈妈的私处越来越近。找准机会,我隔着内裤狠狠地摸了妈妈的私处一把,居然有点湿哦。

这次妈妈的反应可大了,一下子拉开我伸到裙子里的手,人也站了起来。遭了,太心急了。

“小岳,那里不能碰。”看样子妈妈生气了。

“好嘛。我保证一定不碰了。”我可不想把妈妈逼得太急了,要不然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听了我的保证,妈妈心软了,又做到了床边,我也把两只手伸到妈妈的奶子上摸了起来。怎么办,我焦急的想,难道今天就只是摸摸妈妈的奶子就算完了?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苦着脸对妈妈说:“妈妈,我的鸡鸡好难受。”

“你不是会打手枪吗?”妈妈的声音都有点战抖。

“可是最近好多天都打不出来啊。好难受。”然后把我的鸡鸡掏出来,对妈妈说:“你看它一直这样立着,好几天了,难受死了。”

妈妈飞快的瞟了我的鸡鸡一眼,用颤抖的声音说:“打手枪都不行吗?”

我把妈妈的手拉到我的鸡鸡上,说:“不信你摸摸看。”

妈妈的手只是轻轻的碰了鸡鸡一下,妈妈就想触电一样飞快把手收了回去。

“我怎么办啊。”我哭丧着脸。

“我……我怎么知道。”妈妈都有点说不清楚话了。

“又不然我在你面前打手枪吧,看着你的身子可能会好一点。”大灰狼露出了狼尾巴。

“那怎么行。”妈妈虽然是拒绝,不过并不是特别坚决。哈哈,有戏。

“妈妈,求你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难受得死掉了。”

“有这么严重吗?”

“好难受。这几天书我根本就看不进去,一天到晚都想女孩子,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忍不住,那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妈妈听了我的话没有说话,又把眼睛闭上了。哈哈,这样就是同意了。于是我一只手摸妈妈的乳房,一只手装模作样的打起手枪来。虽然当这妈妈打手枪很刺激,不过我可不会就这样满足喔。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问到:“小岳,还没有出来?”

“没有啊,好像还是不行。”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去看医生。”

“那怎么行,羞死了。”我知道妈妈那么羞色的人怎么能在这种事情上找医生,除非我实在是病得不行了,所以一开口就堵住了妈妈的嘴。看医生,那我还有什么玩的。

“那可怎么办?你要不要紧?”看了我的情况,妈妈变得十分担心起来。

“好难受,手都酸了。算了,我还是死了算了。”

“小岳,可不许这样说。要不然妈妈帮你吧。”哈哈,鱼儿上钩了,我就在这儿等着呢。

“可你是我妈妈,不太好吧。”装清纯还是必要地。

“有什么,你是我儿子,你全身那个地方我没碰过,而且这次是治病哦。”

妈妈看来是豁出去了,嘿嘿,GOAL,漂亮的得分。

不过妈妈虽然说得挺大方,不过当真的要做的时候又扭扭捏捏了起来。

“小岳,要不然我用一块布垫着吧。”

“那还有什么感觉哦。还不如我自己弄。”开什么玩笑,用布垫着,那我还享受什么。

妈妈想了想,觉得虽然我说的有些道理,不过要让自己亲手摸儿子滚烫的肉棒,还要给儿子打手枪,想想就觉得十分羞涩,脸红得都快要滴出水来。看来我还要努力一下。

“妈妈,看你那么为难,就算了吧,我忍忍就是了。”虽然说到自己忍忍,不过脸上明显的摆在失望的神色,而且装出了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

“那有什么好为难的,妈妈只不过在想怎么帮你弄。”

嘿嘿,以进为退成功。

妈妈羞涩的把手伸向我的鸡鸡,看到我正盯着她的脸,十分不好意思,娇真到:“快把眼睛闭上,不许看。”

只要你给我打手枪,不看就不看,我闭上眼睛。过来好一会儿,妈妈的手才碰到我的鸡鸡上,妈呀,真舒服,妈妈正在碰我的人品,一阵兴奋一下子涌入大脑,我差点就射了。强行忍住射精的冲动,我可想好好的再享受一下呢。

妈妈的手开始套弄起我的肉棒来,明显技术十分的青涩,有时甚至会把我的肉棒弄疼。看来妈妈给老爸打手枪的时候很少啊,不,估计就没有打过。难道这是妈妈手的初次吗?我偷偷的眯着眼看了看妈妈,她正在认真的给我套弄,一双妙目盯在我的鸡鸡上,好像连身体都隐隐透出粉红色来了。

不过虽然妈妈的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妈妈给儿子打手枪,这个场景是在是太刺激我了。射精的冲动又一次的涌了起来,不行,我一定要忍住,下面还有好戏呢,好像听人说过要控制射精的冲动最重要的就是要分散注意力。

可是怎么来分散注意力呢?于是我开始在心中数起了绵羊: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