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十九章 兄弟

从梦中惊醒,我终于想清楚我感到不安的原因了。

首先,市委秘书虽然对我们来说是个大人物,不过和张永义这种大佬比起来可差的太远了。一个小秘书敢和张永义闹矛盾,如果没有后台支持的话,打死我都不相信。

第二,这位姓周的秘书的主子不就是新来的刘市长吗。

第三,上次胖子搞来的视频中,看不到脸的男人背上有个胎记,眼镜兄不是也有,如果真是他的话。他和周秘书单独玩何晶莹,看来交情匪浅呢。

第四,眼睛兄是张永义的手下,在这种时候去见和自己老大可能有矛盾的周市长,里面的玄机就值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周市长很可能要对张永义不利,而眼镜兄很可能是内鬼。

不过这个分析我要不要告诉张永义呢?本来这根本不关我的事,不过在张永义在那次婚礼上说出我们三个是他干儿子的话就把我们和他的命运绑在一起了,可以想象,如果张永义真的被他们搞掉了,他们一定会收拾我们以除后患。

但是如果现在就冒冒然的去告诉张永义我的分析,也十分有风险:首先,我并不清楚我在张永义心目中的地位,不知道在他心中眼镜兄和我比起来他会相信谁。其次,就算张永义相信了我,但是如果我推断错了,那就等着眼镜兄的报复吧。我在他老大面前上他眼药,到时候他还不整死我。一个和市长有交情的人要收拾一个高中生不是轻而易举吗?

想起这些我就感到十分烦躁,这种事情又不能告诉胖子和张昌,他们一个胆小,一个莽撞,告诉他们搞不好会帮倒忙。

怎么办?当然最好是拿到证据交给张永义,但是怎么找证据呢?妈妈的,昨天看到眼睛和刘市长在一起我怎么就没有拍下来。(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想了想,觉得还是先找眼睛出来聊聊,摸摸他的底再说。

我给张永义去了一个电话,要他把眼睛的手机号给我。他很奇怪我问什么要找眼睛,我只是告诉他,我想向眼睛学几招对付女生的招数。张永义骂我精虫上脑,不过倒是好像没有怀疑。

打电话给眼睛,告诉他我想和他学学玩女人的技术。我在电话里装出一副张永义大公子的模样,眼睛倒是没有拒绝我,问我在哪里见面,我想了想昨天眼睛和刘市长见面的那家茶坊不是叫“云兰人家”吗,于是对他说在“云兰人家”见面。

我故意早到了一段时间,见眼睛进来,对他说:“怎么你没来过这里吗?这么慢,找了很久啊。”

“是啊,这家茶坊我还真没来过。”

“说笑了。你怎么说也是个人物,只怕我们市里面的娱乐场所,眼睛兄早都耳熟能详的吧。”

“嘿嘿,我一般去杨柳巷,这种地方太清水了,要不是杨少找我,我可从来不来这种地方。”

哼哼,只怕不只是我约你,你才来吧?刘市长呢?

然后,我们开始了聊天。我继续装出一副大公子的样子,而我也感觉眼睛在旁敲侧击想在我这里打听点什么。

“眼镜兄,你在帮我干爹干什么啊?”

“我就是帮张总负责点见不得光的生意。对了,听说张总好像要出去几天,我可是找了点乐子想让张总开开心呢?”

“是嘛,干爹要出差。我还不知道呢。”我继续装一问三不知。

和眼睛聊完我心中的疑虑更多了。仔细想了想,打电话叫上胖子和张昌。他们到了,我忙问胖子:“有办法入侵市委的机器吗?”

“在外面应该不行。他们那里有两套网络,重要的东西都放在内网里,在外面是看不到的。”胖子回答。

“那有没有办法接近内网呢?”

“我爸倒是有不少朋友在市委上班。不过你搞市委的机器做什么?”

到了这种时候,我还是把我的分析告诉了他们两个。他们也紧张起来,问我怎么办。我回答他们说先让胖子入侵刘市场的电脑看看有什么消息。

我们三个到了市委,找了一个张昌老爸的朋友,张昌开始和他东拉西扯,估计那家伙也想好好的巴结一下张大公子,张昌找了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把他偏出了办公室。

我对张昌做了个手势,让他在外面把那个家伙托久一点。张昌回应我一个明白的眼神。等到他们两出去了,胖子连忙拿出笔记本电脑连接上市委的内网。

胖子的技术还不错,用了十来分钟就进入了刘市长的电脑。用他的话来说,市委估计没想到有人会在内部攻击,所以内网里基本是不设防的。

快速浏览的一下刘市长的电脑,里面的公文还真不少,整台电脑上基本除了工作上的东西,别的一概没有,连一个小游戏都没有。看来这个市长还真是挺勤奋。

最终,我和胖子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加密的文件名叫绝密的文件夹上。胖子在这个文件夹上耗费了很多时间都没能把他解开。

“如果这个文件夹的内容和张永义有关,会不会用与张永义有关的信息来做密码?”我提醒胖子。

“有道理。”胖子开始试验几个与张永义有关的信息的组合,终于解开了。

这个文件夹下面的关于张永义的东西还真不少,不过最后一个文本文档居然是一串乱码。

“这是加了密的。”胖子对我解释到。

“能不能解开?”

“我试试。”

这次耗费的时间还真不少,直到已经能隔着门听到张昌和那人的说话声的时候,胖子才把这段文字的内容分析了出来。我一看顿时全身冒冷汗。上面只有一行字:张将于十月四日晚于龙甲路交货,必杀。

龙甲路我不知道在哪里,交什么货我也不知道,不过必杀的意思我可明白的很,而且十月四日不就是今天嘛。我忙拿出手机给张永义打电话,对他说:“晚上千万不要去交货,刘市场要对你不利,眼睛是……”

话还没说完,就听胖子在一边说:“糟糕,被发现了。”

这种事被发现的话,绝杀的估计就是我们了。我对着电话大喊:“我们在市委,我们被发现了。”然后就和胖子立即开门,出门时一把拉着张昌,一口气冲出市委大楼。

刚出大楼,就看到有一群混混从旁边的一栋大楼冲出来。我忙叫上他们向张永义的家的方向跑去,胖子还想打110,被我制止了,110谁知道是不是和市长一伙的。

那帮混混向我们追来,我们跑了一会儿,胖子开始有点跑不动了,我和张昌一人拽着他的一只手,他才勉强跟上我们。不过他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胖子跑不动了,一边大喘气,一边对我们说:“我实在是不行了,你们快走吧。”

“操,混账话,我们怎么可能丢下你挨打。”张昌说。然后我和张昌一左一右的开始拉住胖子跑。由于拉着一个人,我和张昌的速度越来越慢,眼看就要被那帮混混追上了。

“你们快走吧,我被抓住最多挨顿打。”胖子说。

“日。”张昌索性不跑了:“老子还不相信他们敢弄死老子。”

“这次他们还真的敢。”我可知道这件事的轻重,被抓住了一定是个死,不过这个时候我居然一点都不紧张,感觉到自己比任何时候都冷静。

“弄死老子,老子也要拉两个人来垫背。”张昌的狠劲上来了。

“我们现在要尽量拖延时间,张永义已经知道了,等他来了就没事了。”话虽这样说,不过我心里明白张永义如果真的是去交货了,那么他应该不在附近,可能赶不及来救我们了,难道今天我们就要交代在这里吗?说完我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冷冷地看着跑过来的混混:“胖子站到后面去。”以胖子的体质,一开打就要吃大亏。

张昌和胖子看我的动作也从地上捡了根木棍。我和张昌把胖子档在身后,张昌是一脸的凶光,胖子嘛,已经全身发抖了。

混混们到了我们面前,我马上换上一副笑脸:“几位大哥不知道追这我们三个小人物做什么呢?如果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给各位大哥道歉了。”虽然希望渺茫,不过拖得一秒是一秒。

“你们居然敢到市委偷东西,胆子不小啊。”

“这位大哥,我们那里干到市委偷东西,我们只是在市委玩了会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毛的误会。上头说了,先干翻你们这几个小子再说。”

“几位大哥,你们都是大人物,对付我们三个学生,说不过去吧。”

“胡说八道,老子不和你废话,兄弟们上。”妈的,看来这人也不傻,我想拖延时间被他看出来了。

我对张昌使了个眼色,既然要打,当然是先下手为强了。

我和张昌一下子冲了出去,一人对着一个混混的头部就是狠狠的一棍。那两个混混完全没有想到中学生居然这么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我们打翻在地。不过这时候其他的混混都从腰间摸出了刀子开始围攻我和张昌。

我和张昌倒是有一身的狠劲,加上刚才干翻了两个混混,更是士气大振,不过无奈双拳不敌四手,我的手上被一个混混砍了一刀,张昌的背上也挨了一刀。

突然我看到张昌在冲着我大喊,回头一看,一个混混正举刀想我的头部砍过来,可是我实在是抽不起手来档这一下,难道我就要这样完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胖子一下子扑了上来,用后背给我档下了这致命的一刀,我看到胖子的鲜血一下子喷了出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张昌因为刚才看我去了,被一个混混在腰上来了一刀,正捂住住腰面前的低档三个混混的围攻。我赶忙冲过去,一棍子披在一个混混的头上,然后和张昌一前一后将生死不明的胖子护在中间。

我和张昌虽然不要命的反击,可惜混混实在是太多,我看到张昌被砍中了右肩,刚想过去营救,就感觉到后背狠狠的挨了一下,一下子感觉天旋地转,在我倒地的时候听到张昌大喊我的名字,然后是两声惨叫声。我倒在地上,眼皮越来越重,我拼命想睁开眼睛,可是无济于事,后背猛的又痛了一下,我只感到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