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五章 低潮

虽说上次在张永义的别墅里答应的痛快,可其实我和胖子心中还是十分的犹豫。这几天都在做与不做之间摇摆不定。三人中,只有张昌好像比较动摇,虽然没有明确的讲出来,但我还是感觉到了。

这几天,我总在道德和淫乱之间挣扎。所以虽说张永义说我们可以随时去玩钱阿姨,不过我总觉得心里别扭,一次也没有去。

至于在张永义家拿的那些玩意儿,被我锁在了我的床底下的箱子里。这几天我特别不想回家,家里好像有只魔鬼在向我招手一样,我根本不敢打开那箱子,害怕那箱子就想潘多拉盒子一样,毁掉我现在的生活。

不过,这段时间,我们和软蛋的话多了起来。看着他一本正经和我们说话的样子,再想想他妈在我们胯下呻吟的样子,就会十分兴奋。这也算是在这段无性的日子里的调剂吧。

可时间可不管你的思想有多么的挣扎,一转眼,考试到了。

前面的考试考得不好,我还从来没有感觉做题有这么不顺手过,平时考试做题都是越做越热,现在却是越做越冷。最后一课靠数学,心想能接着我这最得意地一课拉回点前面的失分,不料监考老师是王老师,而且她总在我面前晃悠,看着她扭来扭去的大屁股,总是静不下心来做题,思绪乱飞,一会儿想起王老师的大屁股,一会儿想起张昌妈妈的大波,一会儿又想起钱阿姨被三人干的淫荡的情节,一时间,仿佛就连卷子上的数学符号都变化成了一个个裸女一般,而我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她们在我胯下辗转呻吟。最后,考的如何可想而知。

贵族中学的效率就是快,第二天早上年纪排名就贴到了校门口。我后退了三名,跌倒了第四的位置,也还算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第一名是被我压制了将近两年的一个书呆子。他的眼睛的镜片比啤酒瓶底部还厚得多,据说他除了读书就没有任何课外活动了,就来吃饭拉屎都手不离书。

这个书呆子听说他考了第一名,居然一下子跳到了桌上,手舞足蹈的大吼:“我干掉杨岳了,我干掉杨岳了!”

我听了这个消息只是笑了笑,胖子嘟噜了一句:“怎么就没闪到腰。”而张昌的反应则是要揍他丫的被我和胖子拉住了。

王老师对我成绩下降很是关心,一大清早就把我叫到办公室。(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这次考得不太好,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没有,只是考试的时候身体不舒服。”我当然不能说其实是考试的时候想你的光屁股去了。

“哦,老师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就不多问了,这次考差了,你也不要太在意,一次失败其实对你也是种磨砺,下次考好就行了。”

“那奖学金呢。”说实话考的不好我到没怎么伤心,虽然好像所有人都觉得我会一样。我更关心的是奖学金的问题,要是学校免了我的奖学金就惨了,一年可是几万块,要不然只靠我那没本事的父亲我家不知道会拮据成什么样。

“本来学校的奖学金是根据每次考试的成绩来定的,这次你又跌出了前三,按照规定只有拿二等了。”在我们学校中第一名是特等奖学金,有好几万。第二名和第三名是一等奖学金有一万,四到十名是二等只有几千块钱了,三等啥都没有。至于为什么每个档次的奖学金差距那么大是为了让学生明白成功和失败的差距,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没有不成功也不失败,就像奖学金一样,也许只差了一名,但拿到手里的钱却是天远地远。

见我有些失望,王老师笑了笑,我居然觉得她笑得有些妩媚。她又接着说:“不过呢,因为你之前的表现,再考虑到你的家庭情况。”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看了看我,好像害怕刺激到我一样。其实我早已习惯了,岂会为了这种事情而受刺激。她看到我脸色没有变化,继续说:“所以决定还是给你特等。”说完又笑了:“这可是老师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哟。你可要好好努力,下次把第一名抢回来。”

听她这么说我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轻松地说到:“谢谢老师,放心,我可不会吧第一名抢回来。呵呵,它本来就是我的,下次我把它拿回来好了。”

“听你这么有信心就好了,我还以为这次会对你打击很大呢。”

“呵呵,一次考好就手舞足蹈,一次考差就哭天喊地,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个样子。”

“哈哈。”她又笑了起来,表情好像更加妩媚了。“你不也是小孩子吗?”小孩子哼哼。她又接着说:“你也知道那呆子的事了?”说完好像觉得用呆子来形容学生不太好,又补充到:“我是说,跳到桌子上大喊,干掉杨岳的那个。”

“哈哈哈。”想到那个体育成绩从来没有超过三十分的书呆子,身轻如燕,一下子跳到桌子上疯狂大喊的情景也觉得好笑。

王老师也笑了一会儿然后说:“你也不要笑人家,你确实把他们压制的太惨了。以前总是拿第一,而且还比第二名高出几十分。你都不知道,那帮成绩好的学生可是打了赌的,谁要是考赢了你,其他人就免费请他吃一学期的大餐。”我感觉王老师的笑中居然有点小女生的娇憨在里面。

又和王老师聊了好一会儿,我才从办公室里出来。想想发现今天王老师真是和平时在班上可大不一样。这种可爱的表情估计只有我这种学生才看得到吧。看来,成绩好还真有些好处。

想起王老师为我争取奖学金的事,觉得她待我真是不错。想着想着居然脑海中又浮现出来王老师光屁股的样子,觉得自己真是禽兽,心情不由低落了起来。

回到教室,胖子忙凑过来,“怎么样,我妈没有难为你吧。”

“没有。”

听了我的话胖子明显放松了,还是兄弟好啊。

这是周霞走过来,胖子看来看周霞,眼色有些淫荡,嘿嘿了两声,说:“我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说完一边去了。

“你怎么和这种人混在一起。”周霞居然因为胖子刚才的话脸红了。真是小女生没见过世面。然后又对我说了一大堆什么学习有多重要哇,考好大学有多重要哇,现在我们应该努力学习不要胡思乱想哇之类的话。

真是烦的要命啊,不由得那王老师和她比较起来,还是和熟女聊天比较爽一点。小女孩真烦。

回到家,父母已经知道了我的成绩。我们学校为了杜绝学生向家长隐瞒成绩的情况,都是由老师直接打电话通知父母成绩。

母亲见我回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过来拉住我的手,摸摸我的头说:“怎么了,不舒服,你怎么都不给我们说呢。还好王老师打电话来给我说了。”

“没什么,妈。早没事了。”母亲的这个动作我居然有了反应,看来我真是太色了。心中一阵内疚,忙挣看妈妈的手。

王老师对我真好,她应该知道我说不舒服只是托词吧,还告诉父母估计是怕他们为难我吧。

“狗东西,看你干的好事。”父亲知道我回来了,从里屋冲了出来,醉醺醺的,应该又喝了不少酒。拿起一根棍子就想抽我。

母亲连忙拉住,说:“王老师说了,小岳没考好是因为病了。”

“你个兔崽子,病了。你怎么不病死,考得那么差,你让我开家长会的时候多没面子,还有奖学金,妈的,少了几万块。看老子不打死你。”

我算是听明白了,他只是关心他的面子和钱,我的前途,我的感受,他是不管的。要是他打我是为了我好,我都忍了,可……

见父亲真的要打我,母亲死死地抱住他,父亲更加愤怒了,“看你生的这个龟儿子,你还有护着他。”边说边用力想要挣开,母亲哪是醉酒父亲的对手,被他甩出去,坐倒在地上,头狠狠地磕在了墙上。

我出离的愤怒了,抄起一张凳子,狠狠地摔在地上,把散架的凳子的一只脚拿到手里,然后用它指着父亲,冷冷地说:“打我,你过来试试。”

父亲被我镇住了,心里掂量了一下,估计觉得打不过我,骂骂咧咧地摔门出去了。

我忙过去扶起母亲,还好头还没有被磕出血。母亲对我说:“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他毕竟是你父亲。”母亲就是这样逆来顺受。这样的父亲难道打我,我还要忍住吗?忍他一辈子?

一时觉得索然无味,看母亲没有什么大碍,默默地回到卧室,一夜无话。

第二天到学校,张昌跑到我面前来,也不管我冷冷的脸色,也不管一旁的胖子猛打眼色,说到:“妈妈的,周霞那臭娘儿,今天居然跑去找那书呆子问题,还他妈,嘻嘻哈哈的,我操。”

见我的脸色更难看了,胖子忙说:“其实没什么,就是看你还没来,就去问别人题而已,真的没什么。怎么了杨岳,你父亲打你了?”

“他是想,他敢吗?”我冷冷地回答。

“走去电脑房爽一下。”别人以为胖子说的是去打游戏,我们却知道他另有所指。

“好吧。”反正现在的心情,书也看不进去,不如去放松一下。

到了电脑室,两个人便开始东一句西一句的差混搭客,我知道他们是为了让我开心,兄弟真好呀,虽然没有什么作用。胖子见我还是绷着脸,小心翼翼的问我昨天怎么了,于是我把原委告诉了他们。

张昌一下子就火了,大声说:“妈的,让老子整死他。”一边的胖子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脚。

张昌也知道说错话了,讪讪地笑,到一边关注女厕所去了。

“快来,快来,有人哦,好像是五班的。”

“一帮发育不全的小女生有什么意思。”

张昌见我没什么兴趣,放弃了看小女生如厕的机会,走了过来,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说:“既然不喜欢小女生,我就给你看点好东西。”神色中多少有些肉痛。

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一张照片。我操,居然是在他妈妈洗澡的拍的。

虽然因为蒸汽的原因,不是特别的清晰。不过还是可以明显的认出是张昌的巨乳妈妈,而且是拍的正面,硕大的乳房和黑森林都可以看得清楚。看来张永义给我们的器材真是好东西。

我只觉得性欲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昨天的不快好像一下子消失了,看来真是性欲觉得情绪。

看看旁边的胖子也是一脸的淫荡,忙问张昌还有没有。

“这张都是我好不容易才拍到得,还差点被抓到了。不过真他妈爽,昨天我就是看这张图片打了三次手枪。”

看到我们都是性欲高涨,胖子说:“杨岳反正你心情不好,不如找钱阿姨这骚货发泄下吧。”

想起钱阿姨的淫荡样,肉棒更加充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