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表姐依依不舍地吐出我的阴茎,红着脸点点头。我开始隔着丝质睡衣搓揉她的乳房,丝质的触感摩擦着她敏感的乳头,双唇吐出愉悦的哼声,虽然我还是个小男孩,但已曾跟其它的姐姐和阿姨们练习过十数次了,已经知道取悦女人的方法。我的嘴也没闲着,吻着她丝质睡衣下另一边的乳房,我轻轻的用唇含着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有时淘气的用力含紧,有时含住乳头往上拉,这些小小的粗暴动作令表姐呻吟连连:“喔…嗯…嗯嗯…”我手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阴毛,再慢慢往下移动,表姐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
作者:
这位全裸的辣妹跪在地上,只见绑束着的马尾不住的晃动,头部正在我跨间上下点动。不行了,我被她吹得快爆了!得赶快换一换位子…我突然站起了身,绕到了阿美的身后,把她用力的给提了起来,抱放在床上。我用力的推起了她那双白析析的美腿,马上就瞧见了她那微张微闭的蚌肉,缝隙之间已经有一大圈浸湿的痕迹了。“喔!你看看!你这个婊子真的是欠干啊!”我呵呵地笑了两声道。随着便用手指往里边掏,阿美也配合地抬高,并摊开双腿。掏了一掏那淫洞,淫秽的爱液竟不止地往外泄,把床单给弄湿透了。
作者:
经过纪子父亲的书房时,忽然听到里头有细声发出,门并未全关闭,我从缝隙中一瞧,竟是纪子在里边。只见她正背向着我,坐在书房的大椅子里,马尾的头发不停地晃动着,偶而还仰起头左右的摇摆。虽然看不大清楚,但可以确认的是她把双腿分得开开的,还撩起捃子用手抚摸大腿根部。木椅子发出卡吱卡吱的声音,纪子则上下左右的扭动着身躯…我惊诧着,但立刻就了解状况。纪子居然在这个时候,躲在父亲的书房内,偷偷地在手淫。
作者:
老板娘说着的时候,蜜汁已经开始从肉洞流出。我也兴奋起来,但房里并无任何绳子,于是便找来了老板娘的黑色丝袜,用来捆绑她的手和腿。然后把枕头堆摆放在老板娘的屁股下面,这样她圆润的屁股就能对正上方,容易任我摆布撩弄。老板娘建议的这种姿势太刺激了,我以前根本就没有玩过,年轻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着…我首先骑到老板娘的头上,低头凝神呆望着她那湿润润的阴户和深红肛门。风骚的老板娘则是从下面看着我勃起的肉棒,还尝试着以舌尖来撩弄那两颗悬吊着的鸟蛋蛋。
作者:
母亲又飞到大陆去做生意了,并雇用了一个短期管家帮忙料理家事。或许母亲顾忌我这正处思春期儿子的行为,竟然找来了一个又丑又干的老婆婆。她除了洗衣﹑煮饭﹑打扫一切之外,夜间也居住在这儿看守房子和监顾我的起居。这天闷热的周末夜晚,跟一班死党打完蓝球后,带着一身的疲倦回到家里。一进屋子就喊叫着﹕“张婆,我想洗澡了,给我放好水,我累得很,想好好地泡一泡热水浴…”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厨房里去想倒一杯冰冻红茶来喝时,眼前黑影一闪而出,竟让眼前的人给吓了一跳。原本的丑老太婆居然变为一个秀丽娇嫩的小美妹,站在我面前。啊!难不
作者:
花阿姨开始用她那纤细的手指套弄起我的老二,眼睛不停的盯着我看。她可能是想看我那尴尬的表情吧!她越抽越快,还不时的用舌尖舔我龟头。没想到还不到两分钟,屁股一抖动,我居然射泄了,还将精液射在花阿姨的脸部和胸前的衣服上。花阿姨奸奸的笑了笑说:“嘻嘻…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啊!嘿,一定是平时打得太多,弄坏身体了吧?”没想到那么快就结束了,想必是太过紧张﹑兴奋,加上恐惧感,初次在花阿姨帮我打手枪就丢了脸。我两眼疑惑的望着花阿姨,并想解辨说些什么的。花阿姨笑着又说:“没关系啦!你第一次被女人摸得太爽了吧?嘻嘻嘻…那么快就出来是很正常的啦!”
作者:
我似乎可以感觉到那双大奶奶的弹性、光滑柔嫩,摸下去时肯定能刺激着我的触觉感官的!我大着胆子靠了过去,双手轻轻环抱静依的细腰。她没有推开的反应,这让我更进一步的开始试探性的抚摸,且越来越大胆,手开始不老实的由腰部游上至她胸前,并熟练地解开了两颗钮扣,伸手入衣服里面游移着。静依虽然当作没一回事的继续她的歌唱,但呼吸已经开始有点不太顺畅了。她的身体也慢慢的泛着微热。我隔着内衣摸索了一会后,便伸入内衣里面以手指搓压着她已挺硬的乳头。可能是我手指在那紧迫的内衣里压得她不舒服,静依轻轻的在胸扣前一解,整条的紧压的内衣就松开,失去内衣束缚的两颗巨乳也跟着弹跳出来,不停的颤晃着。静依这时竟然放下手中的麦克风,赶紧以双手交叉的尝试掩住那大胸脯。这举动更激起了我莫名的兴奋感,我把双手紧握着她的手腕,强制的将它们推移到她脑后,令得她上身不得不高挺着,而巨大胸脯也跟着的挺拔向上。
作者:
我进一步地搂抱着她的腰,并将脸靠近她头发抚嗅,一股清新的幽香飘进脑门。我慢慢地亲吻她的耳垂颈子…“嗯…嗯…别这样…”琪琪发出细微喘息,双手却紧扣住我的大腿。我趁机吻上樱唇,琪琪的小嘴湿湿的勾引我的舌尖,我大胆地将舌头滑进她的口中,琪琪渐渐进入状况,也以舌头缠上了我的舌头。我们俩的嘴唇重贴在一起,琪琪半闭着双眼,轻声地呻吟着。即使在这时候,她也努力地伸出舌头配合,真是可爱。我把手掌平放在她的酥胸上,开始来回地搓揉。“嗯…唔…好舒服…”琪琪用双手紧紧地扣住我的身体。“琪琪,我好喜欢你啊…”我在琪琪耳边轻声地呢喃。“我…我也…早就喜欢阿庆哥哥了!”她满脸通红地看着我说。我的手开始活动起床,伸入琪琪衣内抚摸着那两颗丰满的乳房,并以手指搓弄起她的蜜桃乳蒂。
作者:
纪欣获得自由时,立刻无力地跪倒在地上,似乎被迫采用痛苦的姿势已经很久,整个身躯都崩溃了。她原来撩起的裙子,正好把屁股给盖住。只见纪欣把双手伸到裙子里抚摸红肿的屁股,这时候我才能清楚的看到她脸部的表情。从她大眼睛流出泪珠的沾湿脸颊,可见她是哭过了的。但是她的表情却比想象的温和,而且带有羞涩﹑挑逗性的表情,好像是在等待一种期盼似的。此刻,她正以赛跑选手在起跑在线时的姿态摆弄,虽然一面抚摸屁股﹑一面却以舌尖润湿血红的嘴唇周围,一点都没有痛苦生气的样子,反而凝视丰仁,一付难以忍耐似的骚耻样!嗯?一股疑惑感涌上我的心头!纪欣怎么地好像在期待这一切呢?难道是我因为我太兴奋而产生了错感吗?
作者:
我将摆在玲玲腿上的右手,缓慢地伸进她裙子的下摆里,轻巧地划弧似的抚摸着她的内大腿,由下往上逐渐地深入。每向上游移一寸,就愈能感受到玲玲身体的悸动。“不…不可以…不要这样嘛…”玲玲微轻扭动身体抗拒着。这时候我的手指己经触到了大腿的根部,已经摸出那是一件绵质的小号内裤。我将手掌覆在玲玲那小小内裤中间那块微微隆起的部位。逐渐地,手掌开始有了温热的感触。隔着一层绵料,我设法把姆指压在峡谷交缝处,顺时钟的揉捏拨弄。我可以感觉到玲玲花蒂开始膨胀、变硬,并开始湿润起来…她将头扭开,同时奋力地挪移身体,呓语着:“不…不要…阿庆,这里人多…不可以啦…嗯嗯…”我察觉到这里终究是公共场所,满腔的欲火顿时消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