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之中千变万化,江湖之上更是诡异百出,尤其是新近出现的“采花教”,其神密怪异之处更深深震撼了整个江湖。“采花教”,顾名思义,是个专找女性麻烦的邪教。在最近的半年来,由于该教之中高手如云,已经打败无数的武林高手。更可恨的是,只要是女流之辈,必定连人一起劫走。黑风岭“风云山庄”的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是一位名满江湖的隐侠。今日在“风云山庄”聚集了不少人,有各门各派的高手,也有各地的江湖豪侠。群雄聚会,大家共同的目的,便是为了要商讨,如何对付那神密的邪教“采花教”。在大厅中,或坐或立着数十位江湖高手,庄主追风剑
作者:无亮
说时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宽松的衣服下看得出不着一缕,雪白的乳房在弯身放药时,从斜开的衣襟已跌出大半,文泰来虎的由床上跳到骆冰身后,拦腰一抱,右手一下就由衣襟插入,牢牢地抓住一只乳房使劲的搓揉起来,骆冰嘤咛一声右手往后揽住丈夫的头,斜转螓首嘴巴已经被文泰来的大嘴盖住,粗大的舌头在嘴内搅动,自己的舌头被吸的发麻,胡髭又扎的触动一根根的神经,酥麻的感觉传至腹下,淫水不知何时已经顺着大腿流下,乳头又红又痛,快感却是一波一波的袭向全身。骆冰感到四肢发软,转身两手圈向丈夫,文泰来趁势抓起妻子两腿往腰上一圈,一步步往床榻走去,小腹下的火越来越旺。
作者:YSE99
劳拉.布鲁斯锁好车门,小心地朝空荡荡的停车场四周看了看,挎起小皮包走向了出口。“这个城市实在太不安全了。小偷和强盗简直比下水道里的老鼠还要多!”布鲁斯小姐嘀咕着,朝公寓走去。这个城市的治安状况有多差,身为《先驱报》记者的劳拉差不多是最清楚的了。
作者:rking
苏州城外,钟鼓齐鸣。赵大老爷赘婿入门,好不热闹!赵家是苏州一霸,这赵昆化表面上是一个富贾,暗地里却是龙神帮的帮主。该帮烧杀奸掠,无恶不作,长江中下游数省都是他的势力范围。自起家至今也有二十多年了,苏州百姓久而久之也就清楚了其底蕴,只是惧他势大,又与官府过从甚密,奈何他不得。新郎官成进近年在龙神里帮春风得意,文争武取,率众连并十数个小帮派,立下大功。他长相英俊潇洒、为人慷慨豪爽,不仅武功在帮中数一数二,智谋也非泛泛之辈可及,对赵昆化更是显得一片赤诚。赵昆化当他是本帮千古难逢的奇才,甚得欢心,于是将次女赵霜灵
作者:逸尘
在回江苏的车上一共订了三间包厢,国胜叔、阿猴及我一间、洁芳和洁安一间、慧芸及慧英一间,只是到了晚上我偷偷溜进了慧芸及慧英的房间,俩人穿着薄纱睡衣盖着被在等我。俩人快十天没行房了早等的不耐烦了,自从和我发生关系后慧英虽然没有天天和我做爱,但是次数也不会少。慧芸和我行房后,则是天天被我肏屄,雅婷生儿子后,慧英跟慧芸都是与我同睡,所以这阵子慧英她也是天天挨插,早上起来还要再与俩人肏一次。一进来俩人就起来了,俩人和我分别亲嘴儿后,三个人都脱光了,慧芸蹲下来将大鸡巴含入口中慢慢吸吮起来。
一九八三年五月十五日,地点:美国在一个雨天的夜晚,我们一行五人,被一辆车子带到郊外的一家豪华的别墅去,别墅的主人是当地侨界的一个知名人物,他的名字叫陈仰高。今晚,是在他的家中举行一个舞会,顺便算是为我们洗尘接风。晚宴的时候,除了他一家六个人之外,还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当地小姐作陪。席间,陈先生为我们一行人逐一的介绍。原来,这位美丽的金发少女芳名叫安玛丽,她是陈先生第三位掌珠的同班同学,现就读于此间的一所高中学校。她因为听说我们这一行人来自台湾的观光客,便特地要求能来一块聚餐,好能多了解一点有关东方的文化以及风
作者:玩妻者
“老公!人家的内衣裤都快变型了啦!”早上我起床穿着内衣的时候感到了一些不适。“喔!那等一下去买吧!”老公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真的?你最好了!那我今天就不穿内衣好了!好不好?”我开心的脱下原来那件内衣。“……”传来了一阵老公的呼气声。“喂!喂……臭老公!”我望着那具像死尸般的躯体,“你有没有听到啊!”我放大了大约二十倍的音量,并且趴在老公的耳边喊着。“哇!”老公这时捂着耳朵跳了起来。“哈哈哈哈……谁叫你不理我?”我开心地看着老公的狼狈样,并迅速的离开他耳边。
作者:家榮
看着只围着一条围裙,全裸的美女在厨房里忙进忙出,叶爸爸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唉~~还不是因为这奇怪的病。她有一天在练功时,恰好又犯病,导致练岔了气,唔……用武侠小说的说法,就是走火入魔了。最后经过老中医紧急救治,虽然救回了一条命,可是已经伤了经脉,以至于她的体温总是比正常人高出一点。她这特殊体质到了冬天还好说,但夏天就热得受不了,所以……”听到这里,我完全明白了!简单来说,她就是得了“不能穿衣服”的疾病!难怪她之前一直强调,要当她的男朋友,就不能管她的衣着尺度。以前看A片时,特别偏爱“全裸家政妇”系列,或是“全裸家族”之类的情境模拟剧。以往我认为这类的剧情,只会出现在A片里,没想到竟然在现实世界中被我遇到了。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我不知道!
小弟的女友是个喜欢穿得性感、漂亮,却没有暴露这方面性趣的人(因为我和她谈过这方面的事……),而我在大约两年前的时候,发现我有喜欢让自己女友在外暴露的倾向——因为她是个很不小心的女生,常常出去时都会忘了自己穿的很低胸,所以往往都会做一些很容易穿帮、走光的动作,之前跟她出去的时候,要常常帮她在旁边注意,实在是蛮累的。但是后来有一次和朋友们出去,她又穿的很低胸,当我发现我的朋友常趁我不注意时,在偷看她弯腰时所露出来的胸部时,我突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渐渐发现了自己的这种倾向。
作者:狼行拂晓
为了避免超短裙上现出内裤的线条,诗晴一向习惯裙下穿T字内裤,也不著丝袜。对自己信心十足的诗晴,总认为这样才能充份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因此而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著它的入侵的怪手显示著丰盈和弹力。“色狼!”几秒钟的空白后,诗晴终于反应过来。可是这要命的几秒钟,已经让陌生男人从背后完全控制了诗晴娇嫩的身体。诗晴不是没有过在车内遭遇色狼的经历。通常诗晴会用严厉的目光和明确的身体抗拒,让色狼知道,自己并不是可以侵犯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