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二十一章 手机

原来是护士来给我做定期检查。妈妈的,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老天爷你又玩我。王老师看到护士进来立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满脸通红,真是,也不怕被人看出有什么古怪。

王老师和护士随便聊了几句,就出去了,看着王老师的背影,我心里那个恨啊。再看看护士,突然感觉眼前一亮,这个小妞可真是漂亮。她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五官生得极为精致,我不由得在心里赞了一声。

护士过来拉开我的被子准备给我换药。咦,这么王老师坐过的地方有一滩水迹,仔细一看,居然是淫水哦。张永义的药也太猛了吧,这样也能出水,而且还能浸过裤子把床单打湿了。按照这样估计,王老师的内裤应该一天到晚都是湿的吧。难怪王老师对这件事情那么困扰了。

再看看俏护士,原来她也在看那滩水迹,她抬起头正好撞上我的目光,似笑非笑,不过还算专业,马上收拾心情给我换起药来。

她换药的技术真不错,小手在我身上弄来弄去的,搞得我很舒服。突然想起张永义说这里的护士和医生都可以随便搞,心中被王老师勾起的欲火又开始燃了起来。不过张永义说的是这里的护士和医生是一部分可以被搞还是全部呢?感觉如果是在医院里想搞谁就搞谁,这也太离谱了一点。那就应该是有一部分可以被搞,那这个妞可不可以上呢?妈妈的张永义,说话也不说清楚一点。

怎么测试一下呢?这是个问题。我可不能直接去摸她屁股,看她的反应。如果她叫起来就大条了,怎么说我在某些人眼里也是英雄不是。给老张打个电话,连一个护士都搞不定,那他还不把我笑死,这个方法还是免了。

左想右想,最后还是觉得用语言来试探一下。于是我装作不好意思的对俏护士说:“姐姐啊,那个水的事情,是……是……你能不能不要说出去。”

“咯咯咯。”她居然笑了起来:“大公子,你真是羞涩啊。和三公子好相似哦。二公子可一点都不一样,他可厉害了。”

什么公子?仔细想想她也应该把我真的当成张永义的干儿子了吧。也不知道张永义这样四处宣传对我们是好是坏。二公子明显是指张昌那胆大包天的家伙,三公子就应该是胖子了。

“那老二都干了什么?”(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他呀,把我们护士长都给玩了。”看来张昌的胆子真不是盖的,估计是听了张永义的话,也不好好想想,直接就把人家护士长给干了。还好这小子运气不错,没有摆乌龙。要不然可真是不好收拾。

“老三呢?”

“他可害羞了。我几个姐妹勾引他,他还要脸红呢。”

“你们这里真的是什么女人都可以要她陪夜吗?任何病人都可以?”既然话已经说开,那我索性直接问一下。

“当然了,大公子只要你想的话都可以。不过这种权利只有权势很大的人才能享受呢。其他病人就算是有钱都不行呢。”

“那这是张永义,哦,不,我干爹办的嘛。”

“那可不是,这里是政府的,本来是用来给高官服务的,不过嘛,张总的势力可大了,所以才能享受到。”

妈妈的,政府出钱养鸡,这世界怎么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似的,我的老天啊。

不过既然可以白玩漂亮的女护士,不玩白不玩。我伸手捏了捏她的屁股,弹性不错。

“公子,你是不是要人家今天陪夜?”声音真她妈骚。

“你们陪一次夜有什么好处呢?”

“哦,那样有上万的钱可以拿呢。”妈妈的,万多块钱,我老爸辛苦一年也就三万左右,也就是说她陪三次夜就挣回来了。

“那好,今天你就陪我吧。”想摸摸她的胸部,可惜又扯到伤口,好痛。真是佩服张昌,老子现在想摸摸都困难,他小子居然把人家操了。看来今天可能玩不了了,心情不由得郁闷了起来。

“公子,你不用动的,然我为你服务吧。”说完,她就要脱去自己的衣服。

我忙制止了她。开玩笑,玩护士,不穿护士服还有什么意思。

“看来公子还挺喜欢制服的呢。那我就不脱外面了。”她对我媚笑这说。说完把手从后背中伸到护士服里解了一下,然后从袖子了扯出一件黑色的蕾丝胸罩来。我操,这动作也太挑逗了吧。我感觉喉咙有点干,用舌头贴了舔嘴唇说到:“你穿的是空心。”

“是呀。”说着她挺了挺胸部。果然可以隐约隔着衣服看到胸前的两个小红点。

她脱掉我的衣服,开始用嘴亲吻我的全身。感觉酥酥麻麻的,挺舒服。她从我的胸部开始亲,还顽皮的舔了舔我的乳头,然后慢慢向下到小腹,再然后再褪下我的裤子,开始给我含起肉棒来。

可惜了我的身体还没有痊愈,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就是本应该一柱擎天的大肉棒,现在软绵绵的耷拉着。她看我肉棒的眼神有点说不出感觉,好像有点鄙视,不过她应该不敢这样对我吧,应该只是心理作用,可是我总感觉十分没面子。

妈妈的,看来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行,就是下面不能不行。再想想张永义也就平衡了,看来老张过得也挺苦的。不过张昌那小子居然都能干人家的护士长了,难道我的身体比那小子差这么多,心头郁闷起来。

俏护士的技术还真不错,舔得我挺舒服,真不愧是专业的,不过我的肉棒还是没有站起来的迹象。心里极其不爽,于是对她说:“你手淫给我看。”

这个俏护士倒是听话,她离开了我的鸡巴,开始用两只手隔着护士服揉自己的奶子,嘴里也发出淫荡的声音。虽然知道这个有点假,不过总比看A片舒服多了。

她慢慢的解开上衣的两颗纽子,然后把衣服拉开,把两个小白兔露了出来。

淫叫,奶子,护士服,白衣天使的淫荡,感觉还真不错。可惜二弟今天状态不好,要不然一定狠狠的干她。

美食在前却不能享受,这种感觉真是太郁闷了,心又余而力不足啊。突然想起第一次干钱阿姨时,张永义假装打电话过来的情景,心想不如现在也那样玩一次吧。于是我问她:“有男朋友吗?”

“有啊。”

“那他干什么的。”

“在读研呢。”

“那他和你上过床吗?”

“没有啊。”

“那你现在被别人干了,到时候怎么给他交待呢?”

“修补处女膜啊。”乖乖,看来这年头,处女也不保险了。

“那你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吧。”

“啊。”

“打电话给他说你骚的不行,正在手淫。”

听了我的话,她的脸上流露出不情愿的神色,有点羞愤的感觉,不过这更加勾起了我的黑暗欲望,看来鸡鸡硬不起来的男人就是有点变态。看她犹豫,我恶狠狠地对她说:“马上就打,然后手淫给我看,马上!你知道我干爹的脾气,我的脾气可比我干爹还不好哦。如果不听我的,哼哼。不过如果你听话的话,完了我让干爹给你双倍的钱。”

她畏惧的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刚才和颜悦色的人,怎么现在如此凶恶。不过她可不敢违背我的意思,而且双倍的钱对她还是有吸引力的,于是拿出手机开始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嘿嘿,这种可以操作他人的感觉就是爽。

她开始打电话了,我让她把手机的扬声器打开。他们的谈话传入我的耳中。

“老公啊,这么晚了在干什么呢?”

“写论文啊,真累。”看来又是个书呆子。

“那你要注意身体哦。”

“老婆,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就是人家想……想那种事情啊。”

“那种事情?”看来还真是个书呆子,都说得这么明白了还不知道,看来被别人玩女朋友也不冤枉。

“就是人家想你想得不行,想做那种事了。”声音好嗲的。

“你不是在上班嘛,怎么能想到那种事情。”妈妈的,大傻瓜,这么不解风情,难怪到现在还没有把女朋友给干了。

“可是人家就是想嘛。人家现在在厕所……手淫呢。”

“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能做,大傻瓜。

“我在捏自己的奶子呢。”说完真的开始捏起自己的奶子。

“啊。”那边的声音一下子粗重起来。

“老公,人家好想你摸我的奶子哟。人家现在正在用力捏小樱桃呢。”

“真的嘛,可是你从来不给我玩啊。”

我示意让她把身体伏低,好让我捏捏她的奶子。她伏下身子,我捏起她的奶子,轻声对她说:“告诉你老公,有人在摸你的奶子。”

“老公啊,有人在捏我的奶子呢。”

“嘿嘿,胡说,哪里有人啊。”

“真的,是病人呢。”

“哦,那就让他捏。”看来那小子还不相信。于是我狠狠的捏了她的奶头一下。

“啊,好痛啊。”

“怎么了,老婆?”

“没事,刚才他捏得太重了。”

“真的有人?”

“当然没有了,不然我怎么会打电话给你。人家是乱说的呀。不过今天人家真的好想,你就陪人家玩玩嘛。”

“那样说其他人在玩你,我可不喜欢。”

“你不答应是不是!”她的语气开始严厉起来。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来吧,你可不要生气。”看来那男的真是个耳根子软的货色。不过他一个书呆子,没权没势没钱,要找个漂亮的女朋友也只能这样子了。

不过碰上这种男人,我的凌辱别人女友的心思一下子就上来了。就连一直没有反应的鸡巴也开始有点抬头的感觉了。

我轻声对她说:“把你的逼逼让我看看。”

她站起身,把护士裙挠起来,露出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她慢慢的把内裤脱下来,一边对他男朋友说:“我在脱内裤,让病人看我下体呢。”

我做了个把逼逼分开的手势,于是她就用两根手指放到逼逼上用力把逼逼分开,粉红色的嫩肉露了出来。

“那他兴不兴奋?”这人真是,不仅被人带了绿帽子,还要在女友被玩弄的时候说话让客人爽,想到这里,我的淫欲更加强烈了。

于是我对她说:“把你的逼逼放过来,让我用手玩玩。”

她脱掉内裤,然后轻轻的将我的手放到她的胯部,我的中指一下子伸进了她的阴道。她的阴道湿湿的,看来这样的玩弄,她也很兴奋,难道这就是所说的女人都有被凌辱的爱好?

“啊,老公,他把手指伸到我的阴道里面了。”

“那你舒服不?”

“好爽,阴道好痒的。”

“那让他日你嘛。”听了他的话,我的心一下子紧了一下,然后感觉全身的血一下子都涌到了鸡巴上,刚才一直都没有反应的鸡巴居然一下子立了起来。既然你让我玩你女朋友,我就不客气了。

我对她招招手,示意让她到我的身上去。她明白了我的意思,爬上病床,两腿像两边分开,屁股对准我的鸡巴,缓缓坐下。她用一只手握着我的鸡皮,放到她阴道的位置,坐了下去。我只感觉我的鸡巴进入了一个温软的所在,本来还以为她的阴道应该比较松的,没想到居然夹得好紧。

我的鸡巴进入的瞬间,她啊的叫了一声,对着电话说到:“老公,他插进去了。啊……啊……好舒服啊。”

我对她说:“告诉你老公,我的鸡巴比他大。”

“老公,他的鸡巴比你大好多……好舒服……逼逼都被塞满了。”

太淫荡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向上挺了一下。

“啊……老公……他的鸡巴顶到我的子宫了。”

“哦,那就让他好好玩你。”听得出来他老公很不高兴。不过他越这样我越兴奋。做了个动作让她加速,于是她把手机放到旁边,身子向后仰,双手抓住床边的扶手,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啊……老公……我好舒服……比你强多了。”他老公开始沉默不语。说实话,现在在伤还没好的时候做爱,我身体上的感觉并不强烈,不过这种凌辱别人女友的感觉太棒了。我做了个动作,让她的叫声再淫荡一点。

“老公……我要被他日死了……我的逼逼都被他搞烂了。”

“啊……啊……好爽……老公我就是要给你带绿帽子……让你当乌龟……他又顶到我的子宫了……啊……人家受不了了。”

她说到戴绿帽子的时候,我的鸡巴一下子感觉大了不少,一股射精的冲动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忙对她说:“对他说,我要内射你,快。”估计是太兴奋了,我的声音大了不少。

“老婆,你旁边有人?”

“没有,隔壁有人说话。”她反应挺快,然后立即又说到:“老公……我要高潮了……他也要射了……啊……他的鸡巴变得好大……他要射了……我让他射到我的阴道里好不好?”

“随便你吧。”他男朋友明显不舒服。不过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在她一下又一下的套弄下,我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可不用忍着,她不过是出钱找的一个女人而已,她爽不爽我可管不着。我也应着她的节奏向上挺了几下,精液喷涌而出。

“啊。”射精的感觉真爽,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怎么有人在叫?”他老公开始怀疑了:“刚才也有人在说话,你究竟在哪里?”

她忙从我身上下来,低声给他男朋友解释。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加之射完之后全身疲惫,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睡着之前有个念头:看来是应该给妈妈买个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