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二十二章 惊闻

第二天醒来,看到胖子和张昌已经在我的病房里坐着了。心里更加郁闷:难道胖子的体质也比我好嘛。老子现在还起不了床,胖子和张昌居然都能走了。

胖子见我起来,眼睛里冒着感激的光芒,倒是把我搞得一愣一愣的,好像应该是我感激他吧。他过来拉住我的手说:“小岳,要不是你,我就交代了。”这话怎么这么别扭,而且这个眼神也太什么了,胖子,老子可不喜欢后庭花。

他接着说到:“那天要不是你扑到我身上帮我挡了好多刀,我肯定要完蛋,你都被他们砍晕了,还死死的抱着我。”妈妈的,这我听懂了,感情是我晕倒的时候正好倒在胖子身上,然后本来应该砍到胖子的,都砍到我身上了。我就是说我不可能这么差劲嘛,原来是一个人挨了两个人的份。

又聊了一会儿,聊到张永义认我们当干儿子的事情,我和胖子都有些忧虑:如果答应的话,确实是大有好处,张永义能给我们的一些东西,也许我们只靠自己的话,一辈子都得不到,不过这样也就等于加入黑社会,那玩意儿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如果拒绝的话,以张永义对付市长的手段,我们会有什么结局也很难预料。

至于张昌嘛,他可想不了那么远,按他的话来说,就是现在的享受是拼命换来的,所以一定要多玩几个护士,要不然可亏大了,至于答不答应,等出院了再说。

虽然张昌一向不怎么用脑子,不过这次也确实不好办,而且他说的也有点道理,不好好玩这里的护士真是对不起自己流了这么多血,至于当不当人家的干儿子,等再看看张永义的态度再说吧。

张昌听我同意他的意见,急吼吼的就要叫几个护士进来群交。不过被我拒绝了,开玩笑,我可不想让兄弟们看到我老二要死不活的样子。

又聊了一会儿,校长带着几个学生来了,说是慰问见义勇为的英雄。然后那个老学究就给我们讲了一大堆赞美、鼓励的话,也不嫌烦人。不过这次居然软蛋也来了,这类活动不都是学生干部才会参加吗?他来揍什么热闹。不过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善呢,莫非他知道干儿子的事情觉得我们威胁到了他在家里的地位向我们示威来了。不过就凭他能怎么样?

最后,他们走的时候,软蛋居然给了我一张报纸,说是在医院里闷,看看报纸消遣一下,难道他在暗示我什么吗?

他们走了,胖子和张昌也各自回去玩护士了。可惜啊,老子现在有心无力,还是看报纸吧。(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打开软蛋给的报纸,大多都是以“全国上下形式一片大好,美国又在乱搞”为中心的文章,我可对这种类型的文章不敢兴趣,随手翻了翻,看到在报纸的一个角落里有一段关于房地产公司非法拆迁,当地的居民没有地方住,生活凄惨的消息,然后是一张一个母亲抱着婴儿住在一个零时搭建的草棚的照片,看了看文章,原来是红河公司干的,红河公司不是老张的一个公司吗?

不过这可不关我的事,再往下看,顿时火冒三丈,下面的一则大幅广告,写的是老中医祖传秘方专治阳痿。妈妈的软蛋,不是看老子现在这样,用这则广告来刺激我吧,妈妈的,等老子好了一定干死他妈。

这就是老子现在的生活,不时来点领导慰问一下,然后就是张昌和胖子玩累了女护士过来和我聊聊天,再然后就是调戏下妈妈、王老师还有女护士,可惜能看不能玩啊,不过我怎么发觉这段时间女护士们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大坏蛋一样呢?难道男人真的是鸡鸡无力就会胡思乱想吗?再实在无聊就看看书读读报,总之一句话无聊死了。

过了几天终于可以下地了,妈妈的,苦难生活终于结束了。现在就去找胖子和张昌,然后叫上几个护士,嘿嘿嘿……

出了门,就看见几个护士过道的拐过处窃窃私语,隐约听到什么“公子”、“淫魔”、“混蛋”之类的话。妈妈的,该不会是说我吧。看来这段鸡鸡不能勃起的时间把我搞得有点神经过敏了。

我偷偷的走近,藏在过道边上,就听到其中一个年级稍大一点地说道:“你们可不要觉得三公子凶,那个老大才是披着羊皮的狼呢?”妈妈的,老子这段时间可老实得很,哪里招惹你了?哼,到时候不玩死你。

傍边的小护士忙问她为什么,就听她接着说到:“你们知道小琳吧。就是他让小琳和他男朋友分手了。”

“啊……”旁边的几个女的惊讶的叫了一声。妈妈的,你们喊个毛,小琳,老子根本就没听说过,关我鸟事啊。

然后有一个问道:“小琳不是和他男朋友挺好的嘛?”

“可不是。”

这是那个大一点的女护士的声音:“他们本来打算那男的一毕业就结婚的。小琳也真可怜,要不是他爸得了心脏病,她才不会来这里呢。你们知道那个大公子要小琳怎么吗?他居然要小琳一边打电话给她男朋友一边给他干。然后被发现了,小琳就和男朋友分手了。”

“后来这件事就传开了,小琳的父亲听了这个消息当场就气晕了,到了医院都没有抢救回来。就这样去了,家里所有人都怨小琳,把她赶了出来,小琳这几天变得疯疯傻傻的,前天跳楼了。还好没有死,只是两只脚废了。”

听了这话我的脑子里嗡的一下炸开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被我毁掉了。一直以来,虽然我从不自认是好人,不过却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是个坏蛋。我真的是畜生吗?不,如果不是小琳出来当鸡,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而且……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我一下子冲上去,拽住那个年长的护士,用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对她吼道:“妈妈的,那天她表现那么骚,怎么会是为了他爹才干这种事情。你他妈的,想搞臭老子说瞎话吧。”

那个护士被我掐住脖子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憋得通红,想要搬开我的手,可是哪里抵得上我的力气。旁边的护士被我的样子吓到了,一个个脸上恰白,都不敢上来劝。我的手劲越来越大,她的挣扎越来越弱。一旁的一个小护士看她快不行了,才低声对我说:“我们这行的,不表现的骚点,怎么会有客人光顾。”

听了她的话,我的手一下子松了,难道小琳真是个好女孩吗?她真的只是为了父亲才干这行的吗?我真的这样害了个好女孩吗?我的脑子乱成一团,周围的一切好像变得不分明起来,只是隐隐听到这群护士在给我解释的什么的声音,不过可惜一句话都没有听清。

我就这样痴痴傻傻的杵着。

心中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响着:“你变了,你变了。”,我真的变了吗?我想大声的否认,不过好像张不开嘴似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感到后背被人拍了一下。

“小岳,你应该庆幸,在这个游戏中你是主宰,而不是那个无能的男朋友和那个无能的父亲。”

这是张永义的声音。我回头看着他,心中一片迷茫。他继续说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如果不是她爹无能的话,小琳怎么会出来做这一行;如果不是她男友无能的话,医药费的问题还不是很好解决吗。这些都是那些窝囊废的错。小岳,你要明白对我们来说他们都是蝼蚁而已。”

“但这也不是我害他们的理由啊?”

“是吗?这件事你不做就不会有别人做吗?当她决定了走这条路就要有这种觉悟。”

“真的嘛?”

“当然。所以小岳,你要收好你那份所谓的良心。这就是社会,只有你变得强大才能保护身边的人,你也不想当小琳男朋友的那种王八吧。也不想像那个无能的老爸一样治个病还要靠女儿的肉体吧。”

好像他的话很有道理。

他继续说到:“小岳,你想想为什么我们可以玩人家的女儿、妻子,而他们却不能?就是因为我们比他们更强大,我们才能操作他们,决定别人的命运。小岳,你不是觉得你成绩好就很牛了,不过怎么有人叫你『穷小子』呢?”

“穷小子?”我没有给别人说过啊。

张永义看到我疑惑的表情,解释到:“那个傻婆娘到处说的,说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想高攀她女儿。嘿嘿,你不是觉得那个书呆子一无是处吗?想想为什么你的小情人要和他在一起,因为他老爸可是个有钱人呢。你没有势力,所以就会被人看不起。你知不知道我怎么被废了?”

“不是据说是火拼造成的?”

“火拼?哼哼。”

他冷笑道:“当时我是个小工人,就是因为点小事得罪了当时公安局长的公子,被他们抓到警察局给废了。不过嘛,嘿嘿,他们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他看着我眼神变得柔和起来,继续说到:“所以说,小岳,不想做那种窝囊废,要想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和朋友你就要强大,不惜一切的强大。”

然后他用一只手掐住了那名年纪大一点的护士的脖子……冷冷地对其他人说道:“还不滚,想让老子算账是不是?”

其他的护士忙四散逃开了,然后他再对我说:“小岳,就用她来做你变得强大的祭品吧。”说完把那个护士拽进了我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