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二十三章 黑暗

张永义把那个护士拉到我的病房。我也跟着进去,张永义一把把护士推到地上,对我说:“小岳,现在就来尝尝操作他人的快感。”

那护士吓得面色惨白,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张永义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小婊子,在吵老子杀了你。”护士被吓着了,不敢再说话,只是伏在地上呜呜的哭。

张永义对护士说:“站起来,把衣服脱了,不许哭。”

那护士止住哭,站起来开始脱衣服,我能够明显的看到她的身体微微的在颤抖。她脱完衣服,张永义继续说到:“现在爬到床上,把屁股抬高点。”

护士只得老老实实的按张永义的吩咐,爬到床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骚穴和屁眼清晰可见。

“用手把屁股分开,让我们好好看看你的屁眼。”

护士有些迟疑,虽然是做卖肉的生意的,不过要把最羞耻的屁眼暴露出来给人看,还是有些羞涩。张永义可不管什么羞涩不羞涩,他狠狠地在护士的左半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到:“小贱货,快点,装什么清纯。”护士白皙的屁股上立即印上了清晰的五爪印。护士没有办法只得用手分开自己的屁股,又开始抽噎起来。

“你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张永义冷冷地说。

“请……请你们看……看我的屁眼。”护士一边抽噎一边说。

“哦,不错嘛。伺候人就得有伺候人的样子。”然后张永义对我说道:“小岳,控制人的感觉不错吧。你要记住,要么控制别人,要么被人控制。”说完又狠狠在护士的右半边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护士回头疑惑的看着张永义,搞不懂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张永义盯着她说到:“老子想打就打,怎么?不服气。”护士忙把脸转过去,不敢再看张永义。

张永义对我说:“小岳,感觉怎么样。”说实话以前虽然也和钱阿姨玩过这种游戏,不过那都是为了提高兴趣来助兴的,这种纯粹的虐待式的玩弄我可没有经历过。以前倒是对这种虐待女性的方式不怎么感冒,现在却觉得要点兴奋。不过我可不想表现出我的这种情绪,所以没有说话。

张永义看了我的表情,嘿嘿的笑了,说到:“看来玩得不够爽啊。我们小岳都没有反应。”说完想了想对护士说到:“手淫给我们看。屁眼哦。”

手淫屁眼,老张你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太有才了,亏你想得出来。护士也和我一样被惊呆了,没有立即又动作。张永义这时开始接自己的皮带,然后拿起皮带对着护士的屁股狠狠的打了几鞭子。

“啊……”护士吃痛的惨叫。害怕张永义再打自己,忙把右手放到屁股上,中指在屁眼上摩擦,估计是想先让屁眼适应一下。张永义可不管这些,对着她的屁股又抽了一鞭子,说到:“摸摸就玩了,插进去。”

护士没有办法,只好狠下心肠一下子把自己的中指插入了屁眼里。这样干巴巴的插进去,当然会很痛,她不由得叫出声来。奇怪的是本来对护士处境有些同情的我这时居然有点兴奋。

张永义看了护士的动作,比较满意,还是继续说到:“动啊,妈妈的,你手淫都不动的吗?”

护士只能开始用中指在自己的屁眼里来回地抽插,没有润滑的屁眼被刺的生痛,不由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没有敢发出叫痛的声音。张永义还是不满意,又给了她一鞭子,说到:“怎么?在老子面前手淫不舒服?手淫该做什么。”

护士立即换了副表情,假装很舒服的样子,嘴里也开始了呻吟声。这时张永义才有点满意了,对我说:“小岳,感觉怎么样?”

“还行。”这种高高在上操作别人的感觉确实还挺不错。

“只是还行吗?那就再来的刺激的。”张永义说完,摸出手机,对护士说:“给你老公打电话。”怎么老张想用我那种玩法,不过这不怎么稀奇啊。

护士吓傻了,开始哀求起来,说些什么他们夫妻很恩爱,她不想破坏家庭之类的话,还说什么张总和大公子都是大好人,要我们放她一马。哼哼,刚才不是说什么淫魔,禽兽嘛,现在变成好人了。

张永义看她不打电话,用皮带狠狠的向她身上抽取,在她身上出现了一条条红色的鞭痕。她拼命地躲避,死也不肯打电话。

张永义冷冷地笑了,对她说:“你不打,我来打。”说完就拨了个电话。然后听他说:“李科长吗?我是张永义。”

“哦,张总啊。你老有什么吩咐?”听到自己丈夫的声音,护士露出绝望的神情,身体又开始颤抖了起来。

“哦。就是想和你商量个事情。”

“张总您有什么吩咐是小的的荣幸,小的一定照办。”

“就是想玩玩你婆娘,怎么样?没有意见吧。”这么直白!我和护士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边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张永义继续说到:“不愿意吗?哼哼。”

“没有,你老玩我婆娘是我们的荣幸,你老随便就是了。”那边的声音有些颤抖,应该是夹杂着愤怒和羞愧吧。护士听到这话,眼神黯淡下去,全身好像失去了生气一般。而我则是更加的惊讶:妈妈的,老张究竟有多大的势力啊。市长说干掉就干掉。科长虽然不算什么大官,可是说玩就玩人家的老婆这样太离谱了吧。

“怎么,好像你挺不乐意?”

“怎么会,张总你玩得开心就好。”

“那你就听着,不时再说点话给我们助助兴。”

张永义把手机放到一边,对护士说:“过来,给老子舔鸡鸡。”护士这时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走过来,打开张永义的裤子,开始给张永义口交起来。

“李科长,你老婆的口交技术被你调教得不错啊。老子挺舒服,哈哈哈。”

“你老舒服就好,舒服就好。”那边的声音有些无奈。

张永义对我做了个让我随便玩的动作,我立即开始行动了。乖乖的,上次一边玩护士一边打电话还是在她的男朋友不知情的情况下都那么刺激,这次可是直接当着面玩人家的老婆,这个刺激不知道比上次又大了多少倍。

我走到护士的身后,看看她的屁股,她的屁眼因为刚才被自己的中指插过微微张开。于是我掏出肉棒,一下子插入她的屁眼里。“啊!”我用力有些大,她痛得惨叫了一声。

“我老婆怎么了?”

“没什么,在玩她的屁眼呢。”张永义回答:“不过你老婆的屁眼还真紧,刚才让她自己玩了半天,没想到现在插一下还要喊痛。嘿嘿,李科长,你平时没有开发过?”

“没……没有……我老婆说脏,不让我碰。”那边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哦,那就可惜了,这么好的屁眼啊。”张永义说完对我笑了笑。听说她的屁眼连她的老公都没有碰过,我更加兴奋了,大力抽插了起来。她吃痛只下开始呻吟了起来,无奈嘴巴正含着张永义的鸡巴,这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科长啊,你老婆被干屁眼玩的很爽哦。”张永义明显是在说瞎话,明明是痛哪里是舒服啊。

“舒服就好,舒服就好。”她老公那边好像就只会说这句话了。

张永义这时离开了护士的嘴巴,对护士说:“叫几声给你老公听听。”

护士露出羞愤的表情,不过在我看来是如此的让人兴奋。护士不敢忤逆张永义的意思,开始假叫了起来。这叫声也太假了,张永义满意才怪。

果然,张永义拿起皮带,狠狠的在她背上抽了几鞭,“叫得专业点。”

护士被打怕了,只好按照张永义的意思,淫荡的呻吟了起来。那边听到皮带打在肉身上的啪啪声,忙问到:“张总,我老婆怎么了?”

“没什么,抽了几鞭子。帮你调教,叫得太不好听了。怎么你心痛了?”

“不敢……不敢……我老婆没让张总舒服,该打该打。”妈妈的,真是个软蛋,不过这样越是让我兴奋起来。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又抽动了几十下,把精液射进了护士的屁眼里。

张永义看我射了,关了电话,对我说:“小岳,怎么样,爽吧?”我点头,他很满意的笑了,又低声打了个电话。我隐约听到诸如“做掉”之类的词语,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张永义打玩电话,一脚踹到护士身上,对她说:“滚吧。”护士如蒙大赦,连衣服也不要了,急急忙忙的开门跑了出去。

张永义关上门,对我说:“小岳,怎么样?想好没有?是要做电话那边的男人,还是要像我这样?”

说实话,我已经开始动摇了,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今天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我索性问清楚一点。

“这可是黑社会啊!搞不好要掉脑袋的。”

“黑社会。”张永义听了我的话大笑了起来:“在中国有纯粹的黑社会吗?小岳你还是太天真了。在这里,最大的黑社会就在官场。你以为我在官场就没有盟友了?那样我怎么能一下子就弄倒了市长,中国自古民不与官斗的俗语没有听说过。”

看我一脸的震惊,他继续说到:“你以为市长要搞我是政府要收拾黑社会,大错特错,这只不过是官场派系争斗的表现而已。这种事你以后会慢慢明白。”

如果有大官当后台,黑社会倒也不是那么可怕。不过我还是有点不解:“那为什么你要选中我?”

“选中你嘛。是因为你的本事。想想那次你们偷偷搞你们钱阿姨的事,如果当时你是向我求饶或者直接逃跑的话,你一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听了这话我感觉我的后背有些冷。

他对我和善的笑了笑,对我说:“小岳,不要害怕,你现在是我选定的接班人。老子对别人狠,对自己的儿子可是好的很呢。”然后继续说到:“小岳,你知道软蛋那小子是成不了大气的,我也快老了,总要给自己找条后路。我们两是各取所需,我需要一个接班人来保证我老了的时候的安全,而你需要我的势力来证明自己。而且你们三个和我们当时的情况很相似。”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低沉了下去,他摆摆手,对我说:“不讲那些旧事了,你只需要明白,我是不会害我的干儿子的。”

我现在真的很心动,不过还是没有敢直接答应他,于是对他说:“我知道你对我们好。不过我总要和兄弟们商量一下吧。”

“好。你们再想想。”他没有逼问,拍拍我的肩。突然我有想到一个问题,“就算你有当大官的盟友,也不能说玩人家的老婆就玩人家的老婆吧。”

“当然不能,不过我可有那小子的把柄。”

“什么把柄?”

“贪污救灾款项。嘿嘿,这可是掉脑袋的罪名。”

“哦。”不过我还是挺疑惑,老张这样做就不怕那小子来个鱼死网破,如果是我的话,别人要这样玩我老婆,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个人来垫背。

看出了我的疑惑,张永义对我说:“这就是我欣赏你的地方,该狠的时候就会狠。不像他们软蛋而已。嘿嘿,你也不要担心他会报复,刚才的电话就注定了他们夫妻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说完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到:“这个科长本来是我想控制他来做些事的,小岳,为了你,我可是撕了一张好牌哦。”

当天晚上,我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着张永义的话,心里的一个念头越发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