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二十五章 医院Party

回到病房,张昌和胖子已经在里面等了。张昌带来的三个全部是熟女,看来他很有点熟女癖,而且其中一个就是他第一次玩过的护士长。胖子带的两个妙龄女郎,一个有点风骚样的熟女,看来胖子的爱好挺广泛。

病房里本来是一群白衣天使在那莺莺燕燕的,我带了一个穿黑制服的进去,一下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看来这个秘书在医院的知名度还挺高,我听到护士们小声的议论,这个秘书是不是院长的,这三个公子的能量还真不小,居然把院长的情人搞来了。

俏秘书听了这些话,脸色有些尴尬。我想她平时因为有院长照着的关系,所以在这群护士面前应该挺高傲的吧。现在却要和她们一起伺候我们,估计有点难堪吧。

我告诉了胖子和张昌我这里有一个院长秘书和一个医生。张昌一下子就上去搂住俏秘书,按照他的话来说这几天护士都玩腻了,现在试试秘书的味道。这种事手快有手慢无,看到秘书被抢了,我立即反应过来,一下子把医生搂在怀里。胖子郁闷的看着我和张昌搂住美人儿,大骂我们没义气。

我和张昌可不管胖子的抗议,开始上下其手地玩弄起怀里的美人来。我用手隔着衣服摸着医生的奶子。摸了会儿感觉不怎么爽,胸罩可没有一般的衣服那么软,摸起来感觉有些咯手。于是把手从上衣里伸进去,单手一挑,她的胸罩迎刃而开。这手单手解胸罩的绝技是这几天当太监时练成的,感觉挺酷。

把她的胸罩从上衣里拉出来,现在摸起奶子来就舒服多了,软软的挺爽。再看看张昌那边,俏秘书的上身已经被剥光了,乳鸽暴露在空气中,两个红樱桃分外惹眼。

俏秘书对这种群交还没有多少心里准备,一脸羞愤的表情,一对妙目紧紧闭着。看来这个俏秘书在猥琐院长那里还挺受宠,那个猥琐的老男人没有怎么让她参与这种事情。不过这种青涩的感觉还是让我感觉挺爽的,有一种凌辱的快感。张昌的想法应该和我一样,俏秘书的乳房在他两只手的大力搓揉下变化出不同的模样。

再看胖子那边,我大吃一惊,这几天的淫乱生活看来已经把胖子熏陶成了一个色中的高手了。他现在让剩下的七名护士跪成一排,然后挨个让她们舔鸡鸡。注意到我看他,他一副你们有质量,老子有数量的淫荡表情。

周围的淫乱的氛围越来越浓。既然兄弟们都玩开了,老子也不客气了。我用手拍拍女医生的屁股,示意她跪在地上,给我口交。她的口腔很软很暖,不过我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也许在这种群交的时候,刺激我的已经不是女性的技巧,而更多的是这种淫乱的感觉吧。

在女医生的嘴里润滑了几下,我示意她把屁股转过来,我挠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内裤,她的黑森林就暴露在我的眼前。这种淫乱的氛围下,我根本没有去留意她的内裤是什么款式什么颜色,这些细节在平时也许很重要,不过此刻我已经无暇顾及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我飞快的脱掉裤子,一下子就把肉棒插入了她的阴道里面,也没有去管那里是否润滑,她是不是舒服。这种时候不过是玩女人而已,又不是喜欢的人,她舒不舒服管我毛事。

胖子也开始让为他服务的七个护士围成一圈,屁股面向圈内,胖子站在圈内很自在的左插一下,右插一下,很有点皇帝的派头。我看着有点好玩,于是骑着女医生走到胖子的圈子旁边。示意她们打开个缺口,让我们挤了进去。

胖子看我把女医生带了过来,示意我让他玩会儿。于是我离开了女医生的身体,开始学着胖子的样子在其他的护士身上一人玩几下。胖子看来对女医生有点特别的爱好,其实这个女医生虽然漂亮,不过和其他的护士比起来相貌和身材并不是十分出类拔萃。然而胖子干的却十分的卖力,看来相貌并不一定是最刺激男人的,身份也许在某种时候更有吸引力。

女医生在胖子的猛冲猛打下,大声的呻吟了起来。我也不能示弱,于是大力的干起了其中一个相貌出众的护士。张昌这小子今天倒是有点反常,我和胖子在这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居然没有过来揍热闹。

我一边狠狠的操着身下的护士,一边观察张昌的动作。

原来张昌把俏秘书放到了床上,正在用难上女下式专心的操着她。今天这小子还算有点情调,没有一下子把俏秘书的衣服扒光,而是只脱了她的上衣。俏秘书的职业裙被拉了起来,肉色的丝袜也没有脱,只是中间被撕开了一个大洞,丁字裤被挂在一只腿上,样子真是淫靡。

这次充分显示出了张昌出色的身体素质,他的身体像是打桩机一样快速的抽插,好像不知道疲倦一般。俏秘书被他搞得很爽,“好哥哥!亲丈夫!”乱叫。

看了俏秘书的淫荡样,我心中突然有了更淫荡的主意,如果把猥琐院长叫来一起玩应该更爽吧。于是我悄悄的对身下的护士说:“你去把院长请过来。就说是我说的,让他过来和我们哥三娱乐娱乐,联络一下感情。”

这个护士听了我的话就要站起来整理衣服去找院长。还整理什么衣服呢,越淫荡越好嘛。于是我脱了她的奶罩,也不许她穿内裤,然后再把她上衣的上面两颗纽子给拽掉了。这样她的大半个奶子已经遮不住了,而且稍微不注意就会露出两个小红点。

护士被我搞成这个样子,想到自己要是到院长办公室中途要经过一段很长的路,心里有些忐忑。我于是在她耳边威胁到:“马上就去,不然知道后果。而且现在怎么穿回来就怎么样,如果中途换了衣服被我发现的话。哼哼……”

护士不敢忤逆我的意思,只好用双手掩着胸部出门去了。嘿嘿,不知道那个猥琐的老男人过来看到自己的情妇被张昌搞成那副荡样,会是什么表情呢?我很期待啊。

在等院长的时候,我和胖子也没有闲着,又交换了几下,充分保证了鸡巴在每个护士的阴道里抽插了几下,一口气玩这么多女人的感觉真是不错。

不一会儿,敲门声传来,大家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乱了节奏,停了下来。我给张昌做了个没事的手势,然后一脸坏笑的示意他用力地操俏秘书。张昌虽然不知道我在搞什么,不过倒是很听话的卖力的操起了俏护士。听到俏护士控制不住,发出压抑的呻吟声。我才向门外说了声:“请进。”

护士和院长这个时候才推门进来。那个猥琐老男人的表情真是丰富,有点被我邀请而受宠若惊的表情,看了俏秘书被张昌干得淫荡像,又有点肉痛的表情。嘿嘿,一个这么大的人在我的面前露出这么有趣的表情真是有成就感。有人拿出心爱的东西来巴结我的感觉真是挺不错。这就应该是张永义说的操作别人的快感了吧。

“老钱,你来了。真是感谢你把这么好的秘书给我们玩。哈哈,真不错。”我对院长说到:“可惜我们没有什么好货色,不然也给你爽爽。现在看来只有借花献佛了,请你过来和我们一起玩玩。”

猥琐院长听了我的前半句话,有些羞愤的表情。不过听了后面一句就像是得到了很大的嘉奖一样,连声说:“不敢,不敢。我怎么敢玩公子的女人。而且我虽然是院长,还不是靠张总的大力支持,公子说借花献佛太见外了。我的东西就是公子的东西,以后公子只要想用,直接用就是了。”

玩我的女人,你倒是想。要不是老子不想把你逼得太急,才不会用这种话来缓和一下呢。对付这种人只要不把他逼急了,以后还有得爽。于是我便对他招招手,十分亲热的说到:“老钱,太客气了。快点来和我们一起玩。”

“我就不了。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能和公子你们比呢。老了,哈哈,力不从心了。”估计是在自己面前看着情妇被人操,有点受不了吧,他连声推辞到。

“老钱,你这样说可是不给我们面子了。你一看就是个玩女人的高手,这样推辞,是不是看不起我啊?”我可不希望他就这样走了。

“公子瞧你说的,你这不是要折杀我了。”

“那就一起玩玩嘛。都是自己人,怕啥。”

猥琐院长听我说大家是自己人,笑得像了花儿,忙连声答应。他脱了裤子,鸡巴露出来,妈的,像个小爬虫一样。他看到了我正在看他下面,对我嘿嘿的笑道:“我当然比不了公子们神勇,嘿嘿。”妈的,脸皮还真够厚的。

我没有回答他,对床上的张昌说到:“老二,你也一个人爽了很久了,下来一起玩吧。让我和老三也尝尝院长的心意啊。”

胖子也再一边附和,张昌是一脸的不情愿,不过在外人面前倒也不好驳了我和胖子的面子,于是狠狠的又抽插了几下,不情不愿的和俏秘书从床上下来,加入了我们的圈子里。

胖子连忙过去接手,开始在俏秘书的阴道里运动了起来。猥琐院长的表情开始难看了起来,我们这样换着玩他情妇估计他心里很不好受吧。

我对院长说:“老钱啊,既然是自己人,我就不招呼你了,自己玩吧。”于是开始找到女医生开始抽插了起来。猥琐院长估计怕我们看出他心中的不舒服,也开始随便找了个女护士,把鸡巴插了进去。

现在是所有的女人撅着屁股围成一个圈,我们四个男人换着操,当然我们三兄弟的最主要的目标还是在俏秘书身上。看来这段在医院里的时间让我们进步得挺快,在这种如此淫乱的氛围中我们三个居然都还挺着没有射精。

一边的院长可没我们这么好的能力,玩了几圈,就在一个护士的身体里射了精。他倒是十分知趣,知道我们对他的情妇和女医生有偏好,所有没有敢在这两个女人的身体里射精。射完之后,他气喘吁吁的在一旁坐着看我们玩。估计以他的身体想马上再来一次有点困难吧。

我们三个是越玩越开心,抽插的频率和幅度也越来越大。张昌是最先支持不住的,拉开正在操俏秘书的胖子,在俏秘书的身体里猛的挺动了几下,射在了她的身体里。看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不用说话都知道大家一定都要在俏秘书的身体里射精才够味道,不然可惜了旁边的好观众。

然后我也不行了,把俏秘书拉过来,狠狠的操了几十下,射了。心里有点郁闷,怎么今天的表现还不如胖子啊。不过胖子也没有再坚持多久,最后也在俏秘书的身体里射了。看着她的逼眼里渗出的白花花的精液,再看看一边院长一脸肉痛的表情,心里真是爽啊。

游戏结束,打发走了所有的女人。我把院长拉到一边,悄悄对他说:“你认识我干娘嘛?”

他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我的干娘是谁。回答到:“当然,说起来我和张夫人还有点亲戚关系呢。”

“哦。我干娘可挺漂亮。院长这么风流,有没有点……嘿嘿。”

“那怎么敢,这种话说不得啊,公子,我可是个小人物,张总的夫人我怎么敢有什么想法……”然后还给我解释了一大堆。后面的话我没有听进去,我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看来这个院长还真是个小人物,对老张的事情看来他很多都不知道啊。不过这种小人物有些时候还是挺好玩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