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的淫荡乱伦
作者:不详
第二十六章 回归

坐在教室里,我习惯性的开始发起神来。在医院里享受了十几天皇帝般的生活之后,我们三兄弟不得不回到学校。毕竟不能在医院里待上一辈子不是。这段时间我的二弟倒是经受了不小的考验,医院里的美女们差不多被我们玩了个片。

那种生活真是……可是要比现在坐在教室里听这种无聊的课美好多了。

至于做张永义干儿子的事情,这段时间我倒是在反复的琢磨。

说实话,我一直不怎么相信天上掉金子这种事,对于老张说的培养我们是为了他将来防老的话,将信将疑。不过老张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为了什么呢?我不过是个穷学生,对他应该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我倒是想过是不是他想拿我当他的替罪羊,不过如果他要替罪羊的话,随便找一个就可以了,何必要花那么大的本钱呢?

而且老张对我们至少表面上是真不错,他甚至都把我们三个未来的发展规划都给想好了。按照他的意思,张昌的性格适合接手他的黑道生意,胖子可以在培养一下接手他的白道生意,至于我嘛,他的意思是从政。据他说的,以我的能力拿到一个中国最高学府的文凭是轻而易举,有了这个牌子对将来在官场上的发展是有益处的。

而且对于官员来说,要升官,一要上面有人,能在关键时候提你一把,老张的意思是这个不用担心,他的后台到时候就是我的后台;二是要有钱,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他的具体意思是我大学毕业后,先到省里面给一个大人物当几年秘书,然后外派到地方。这种官场的事情我是不大懂的,不过看他说得头头是道,心里不免有几分相信。而且从他的话中,我猜想老张的后台应该是省里的那个大人物。

那天老张说得是眉飞色舞,我们三个都被他描述的美好的前途打动了:官商再加上黑道的力量,嘿嘿,想想就觉得有前途。而且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按照我的家境,就算是考上最好的大学,又能怎么样呢?当官,上头没人,难道要老子当一辈子的科员?进公司,做个小职员,被大老板呼来喝去?经商,我哪里来钱呢?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这么好的机会,不管有没有危险,有多大的危险,我都应该好好的博一把。

出院的那天,老张叫了一帮手下给我们三兄弟开了一个宴会,算是正式把我们介绍给他的手下了。看着平时在外面趾高气昂的人在我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这种权利的感觉真是让人着迷。不过我嫌弃他们叫大公子太老土了,于是我现在被他们成为岳少。

想了想老张,不由得又想到了张昌关于他妈妈的提议,按照我们的计划今天晚上就把他妈妈给办了,嘿嘿,不由得肉棒又开始有点立起来的冲动。

“杨岳,校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老师的话,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已经下课了。老学究要我去他的办公室,以前可从来没有叫我去过呢。嘿嘿,看来岳少的面子还真是大,连老学究都要巴结我了。只是不知道老学究那里是不是和钱院长那里一样有一个漂亮的小蜜让我搞呢?那今天究竟是玩张昌的妈妈还是玩校长的小蜜还真是让我为难啊。

哈哈,甜美的烦恼哦。

到了校长办公室,居然没有人。他妈的,老学究的面子也太大了吧,请老子来自己却不在。看来待会他奉承老子的时候,老子可要端点架子。

虽然没人,不过我可不客气,推开门,大马金刀的坐到沙发上。这个校长办公室我还真是没有来过,四处看了看,挺有点文化气质嘛。左面的墙上是一副奔马图,书桌后面的墙上挂着四个大字“正气凛然”。我看了不由得笑了,这个老学究可真是会装逼,看他待会拍老子马屁的时候怎么“正气凛然”?想起平时一本正经的老学究在我面前拍马屁的样子,心里感觉挺爽的。

等了好一会儿,老学究才回来。进门就对我说到:“小岳,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刚刚有点事情。”小岳,妈妈的,应该叫岳少,待会再收拾你。

“没有什么,也就是一会儿。”口头上我也得低调一点。

“我给你泡杯茶吧。”说完老学究开始泡起茶来。按理说这个时候作为学生很是应该推辞一下,不过老子现在身份不同了,喝他的茶也是给他面子嘛。想起以前同学们常常开玩笑说被请到校长办公室喝茶就是犯了大错,会被校长收拾得很惨的意思。不过现在老子就在这里喝茶了,看看老学究能把老子怎么的。

老学究泡好茶,放到我的面前,按理我应该伸手接一下,不过这段时间被奉承的多了,心想反正老学究多半是有事求我,我懒得客气。所以也没有伸手接一下,看着他把茶杯放到我身前的茶几上。

老学究倒是没有介意我有点嚣张的态度,对我笑着说到:“小岳,这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是啊。”

“以后可以多来嘛。”谁稀罕来你这里?老学究继续说到:“小岳,你这次做的事可真是让我高兴。”

“什么事?”我有点不解。

“就是见义勇为的事,做得真是漂亮。”

老学究可是基本没有怎么夸过我的,就连我多少次蝉联第一的时候,也只是在全校大会上不痛不痒的说杨岳同学不错。

我甚至一直有点觉得他不怎么喜欢我。今天这样夸我,他想求我什么事呢?

看我露出不解的表情,老学究继续说到:“小岳,今天我们说开了吧。以前我一直不怎么喜欢你,虽然你的成绩一向不错,虽然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学生。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你太聪明了。”

这他妈的是哪跟哪呀!我完全被老学究给搞糊涂了。他继续说到:“小岳,古人说做人有三重境界:一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就是说有的人看什么是什么,他们不知道社会的阴暗面,这种人虽然不会做坏事,不过我觉得这种人是蠢。第二种人聪明一点,他们能够看到社会的阴暗面,不过看问题以偏概全,觉得世界上一切都是黑暗的,做事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这种人小人罢了。”

“最后一种,和第二种人一样,知道社会不合理的一面,但是还能看到社会积极的一面,做人做事在自己的心中都有一根准绳,知阴险狡诈而不削为之,这类人方为君子也。”

“小岳,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以前不怎么喜欢你了吧。”

老学究继续说到:“你太聪明了,在你这个年龄的学生,还只应该处于第一阶段的时候,你已经在第二阶段了。我怕你聪明反被聪明误,陷在第二阶段出不来了。”

他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一倍:“不过小岳,我觉得从你这次见义勇为看得出来,你是三阶段的人了。以你的聪明应该十分清楚救人是十分危险的吧,但是你还是义无反顾的救人。小岳,如果是其他的学生这样去救人的话,我一定要批评他们,让他们在做事之前想清楚后果。不过你嘛,知道有危险还挺身而出,君子啊。”

听了老学究的话,看着他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我的心中竟然有些激动。妈妈的,老子太不矜持了,这段时间听的恭维话也不少了,怎么能这样不矜持呢?

老学究一下子拉起我的手,把我拉到他的办公桌的旁边,对我说到:“小岳你做了这么好的事情,老师也没有什么送你的,这幅字就送给你吧。”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副字,摊开一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正气凛然”。校长笑笑指着那副字对我说:“小岳,我们师徒两人当以此共勉。”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我还是迷迷糊糊地,没怎么搞明白老学究的意思。不过倒是把老学究送的字小心的收了起来,虽然它不怎么名贵,可是我下意识的总是感觉它十分重要似的,不愿意它有什么损坏。

回到教室就看到胖子和张昌一脸郁闷的杵在教室最后。连忙过去问他们出了什么事,张昌哭丧着一张脸告诉我,原来是他老爸回家了。不是说他老爸出去谈生意了吗?操,看来今天晚上的计划是泡汤了。

“今天晚上怎么玩?”胖子问我。

“我怎么知道。”说实话,这几天淫靡的生活让我们养成了每晚必玩女人的习惯。不过如果去医院的话,感觉有些腻了,很没有意思。

“不如王老师吧?”张昌再一边提议。

“不行,我妈可是轮过的了,你的老妈我们可没碰过呢?等玩了你妈,才能轮到我妈。”胖子说到。

张昌被胖子抢白的说不出话来,王老师我们虽然没有插入,不过该碰的都碰了,周霞也总算是被他们看了如厕,这样看来倒是张昌占了大家的便宜,也难怪他说不出话了。

不过话说回来,周霞实际上和我可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而且现在我对她早就没有了任何感觉。况且我十分相信只要有机会张昌一定会让我们玩他妈的。

这么说来倒是我占了兄弟的便宜。对兄弟我可是一点不会私藏的。

想了想,我对他们说到:“既然今天晚上没有什么乐子可玩了,不如去我家吧。”

“去你家有什么好玩的?”张昌闷闷的说到。

“你有妈妈,我就没有妈妈吗?”我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