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柔水之亚洲心丽
作者:不详

“看来这个水晶球,对,就是这样看着。”一个背对着她的黑衣人说。

“……”看着水晶球的女孩只是在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想走过去触摸水晶球。

“不要过来,就要坐在椅子上看着它。”

“……”

“看着它,你会觉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轻松。……”

“……”

“你现在会觉得好舒服,好轻松。告诉我,你现在很轻松吗?”

“…是…。”

“你现在很舒服吗?”

“…是…。”(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你现在已经舒服得想闭上眼沈沈的睡去……沈沈的睡去。”

女孩听着听着就闭上眼了,她睡得很沈。

“来,把你的手伸到衣服里头去。”

“…是…。”

“开始抚摸你的胸部。”

“……”女孩没有回答,但是却听从黑衣人的指示伸出手,缓缓抚摸自己的乳房。

“很好,再用力一点。”女孩用手指用力夹住粉红色的乳头,感觉它们迅速突起。一阵酥麻感顿时袭上心头,她也情不自禁发出轻浅的呻吟声。

“现在把你的手插进你的阴道,用力的插进去。”

“嗯…嗯。”

“你快乐吗?”

“快…乐。”

“快乐就喊出来。”

“啊~~~!”

“好,很好,记住,要快乐,什么都比不上快乐。好了,休息吧…不要忘记时间,睡吧…醒来后你将完全忘记,时间到了,就要来赴约…乖…”

“…是…”

……

“啊!”李凡琳尖叫了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她想;为什么这几天的她总是有这种相同的梦境,无论她白天如何的忙碌,如何的辛苦,她在倒床睡下后,还是在做着相同的梦。而且每天早上醒来,她的内裤也只是湿湿的,害得她必须要重新了全身的衣服。这个约会到底是什么时间呢?她要去赴什么约呢?她为什么什么记忆都没有。她每天见的人不是同事就是客户,她每一次与客户之间的约见都有记在记事本上,还是说她约了男朋友而自己忘记了呢?不可能,她每次见男朋友的时间都很固定的,基本上没有所谓的意外出现啊。李凡琳觉得事情很奇怪,但是她却好象没有办法阻止,每当晚上她撕下一张日历时,她的心里总是带着一种期待,但是这种期待里却又含着一丝恐惧,她不知道怎么办,想找人述说却又开不了口,所以她只能任时间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

当星期五傍晚同仁们都快乐的离开公司后,李凡琳仓促的离开公司,在公司楼下招了一部计程车,来到了赵君雅家的门口。

“叮…当”

“你来了,请进。”

“打扰了。”

当李凡琳走进君雅家里的时候,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知道她来过这里,上个星期她来这里和赵君雅一起修改过合同,但是除此之外,她对这里应该没有其他的印象才对。但是她却觉得她在这里呆过很长时间,这里的摆设的家居,墙上的挂画对她而言都是这么的熟悉,她有点害怕这样的感觉,却又不断的象寻宝一样看着君雅房子里的一切物品,这些东西都刺激着她的脑袋,她感觉好象有点什么东西在这里遗漏了,而当她走进君雅的房间时,她觉得这种感觉更多了,她在君雅房间的床边不停的走动,想以此找回些什么。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凡琳星座。”

李凡琳一直在紧绷着的脸庞,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她闭着双眼,全身松软到像具木偶傀儡,像是只要有人轻轻的推她一下就好倒的样子。然后她用毫无抑扬顿挫的语调回覆着:“性爱奴隶凡琳听候主人的指令。”

听到这句话后,一直在站大门背后的建锋终于走了出来,他站在李凡琳的面前,轻轻的推了她的额头一下,李凡琳就向后倒去,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建锋让君雅把李凡琳身上的衣服都脱光,然后把她的手脚都拉开,让她在床上呈大字形躺着。当君雅弄好后,建锋让君雅站在床的左侧,双手抚摸着李凡琳的胸部;而他则坐在李凡琳的右侧,贴着她的耳朵说话。

“凡琳,张开你的眼睛,但是你还处在深深的催眠状态里。”

“是的,主人。”

“我问你的任何问题,你都要如实回答。”

“是的,主人。”

“告诉我,你有男朋友吗?”

“有,主人。”

“你喜欢他吗?”

“不喜欢。”

这个答案出科了建锋的意料,他觉得李凡琳似乎没他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于是他继续问下去。

“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因为他的妹妹,主人。”

“你喜欢他妹妹吗?”

“喜欢,主人。”

“你是因为他妹妹所以才和他一起吗?”

“是的,主人。”

“他的妹妹很漂亮吗?”

“是的,主人。”

“他的妹妹是干什么的?”

“员警,主人。”

听到这里,建锋来了兴趣,弄得员警来玩一下似乎也不错哦。恩,决定了,下一个物件就是她了。

“她叫什么名字?”

“心丽,主人。”

“好,现在,凡琳,你给我起床。”

“是,主人。”

“服侍我的小弟。”这时,他挥手让君雅离开了自己的家,而去他家和爱文玩着她们姑侄俩的游戏。

“是,主人。”

就这样,建锋和李凡琳两个人在君雅家里玩了足足三天,幸好建锋就叫让爱文和君雅准备好了所有的生活所需,不然可够他们受的了。到了最后李凡琳要离开时,建锋递给她一包东西。还让她带着他的命令离开了君雅的家里。

当建锋站在阳臺上看着凡琳离开的背影,不禁让他兴奋而且急切的等待着凡琳会在不久后的日子会给他带来的好消息。

而已经离开了的凡琳立刻就回到公司投入到她的工作中去,但是她觉得今天自己的状态好象特别不好,她觉得很累,很辛苦,于是在她完成当天的工作后,破天荒的请了未来几天的病假。当她离开公司后便打电话给她男朋友的妹妹——心丽,告诉她她很不舒服,希望心丽可以代她还有一个月才出差回来的哥哥陪她一下。心丽听了后便立即离开家,以最快的速度到凡琳家里来照顾她。

“凡琳,你怎么了?”

“心…丽,你来了。”

“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到医院去看看好不好?”

“不用了,我只是工作得太累了,休息几天就好。”

“真的吗?你的样子看起来蛮严重的耶。”

“真的不用啦,只要你陪我几天就好了啦。”

“我陪你几天是没关系啦,但是不是应该我哥来陪你会比较好一些吗?”

“拜託,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在出差,而且我只是想休息一下,找个人说说话,有人能煮碗粥给我吃就可以啦,你哥哪会做这种事啊。”

“你说得也对啦,好吧,那我现在去告假吧。”

“好,我等你。”

在等心丽打电话回来的时候,凡琳偷偷的倒了一杯水,然后在里面倒了一些FM2下去,当她做好这一切后便躺在沙发上等着心丽回来。

“好了,我已经请了三天假了。”

“真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来这里。”

“没有关系啦,你自己一个人住,父母又不在身边,反正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住在这里,也当是你陪我啦。”

“真是谢谢你了,心丽。”

“好了,不要说了啦,你先躺会吧,我去熬点粥给你喝。”

“好,谢谢你,你说了这么多话也应该渴了吧,来,我刚刚倒了一杯水,你把这杯水喝了吧。”

“你不舒服就不要起来了啦,我渴我会自己倒水喝啦,你不用操心我了,你照顾好自己就好了。”说完,心丽把水一饮而尽。

凡琳看着心丽把水喝完后,便对心丽说:“心丽不用喝得这么急啦,反正我现在也不饿,不如我们聊聊天吧,我们好久没有聊天了耶。”

“这样啊,好吧,聊点什么?”

就这样,凡琳便和心丽有一搭没一搭得聊着,才过了五分锺,心丽就开始觉得眼前一片迷糊,头脑也好象没有那么清醒,她和凡琳聊着聊着,头就低了下去,等她反应过来后,又醒一下继续聊,但是不到一会儿,头又低了下来,就这样反覆三四次后,心丽便撤底的低头了。

凡琳见状,便起身,推了推心丽,喊着她:“心丽,心丽,你怎么了?你睡了吗?”

回答凡琳的,只有心丽均匀的呼吸声。

凡琳看见心丽这个样子,就把心丽的上衣和胸罩脱了下来,把她扶到了床上,然后从她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花柔水和针筒,把药分别注入到心丽的两个乳房里,然后再从包里拿出一个插了耳机的WALKMAN,把耳机塞到了心丽的耳朵,打开WALKMAN的开关后,她便搂着心丽睡着了。

而此时,在心丽的耳机里,出现的正是建锋的声音,“你需要放松,慢慢的放松……你会很仔细的倾听这个声音,它会帮助你更加的放松,放松……很放松……你现在已经非常的放松,没有什么事情能困扰到你,放松……当我数到一时,你就会完全的进入最舒服的状态,你会失去你身体上所有的感觉,还有,任何会打扰到你睡眠的东西,你都会忽略,除非是这个声音在叫你的名字,三、深深的……深深的放松……二、很深……很深……的放松……一、你已经完全的进入最舒服的状态了,你只会听到这个声音,听从这个声音让你做的任何事,记住,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建锋,当你醒来后,你会信任建锋,非常的信任,建锋说的对你提出的任何要求你都会答应,建锋对你所说的任何事情你都会听从,并且从不怀疑……记住,你是信任建锋的,你会听从他的任何命令……。当到这个声音数到五的时候,你会清醒过来,你会穿上原来的衣服,穿完之后你会觉得很困很困,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然后你会躺在床上睡觉,直到凡琳把你叫醒。现在开始倒数,一、你已经开始忘记刚才的听到的话了,但是你会执行这些话。二、你身体上的感觉渐渐的回来了。三、你觉得你的手脚都能动了。四、你的思想慢慢的清晰了。五、你已经完全的清醒了,拿掉耳机,起来吧。”

当心丽听完后,她就睁开了眼睛,把耳机拿掉,然后拿开凡琳在她身上的手,下床把凡琳之前帮她脱掉的捡起来再穿上,当她穿好衣服后,就得眼睛好想闭着,她觉得好困好困,接着她就倒在床上,她的头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心丽,醒醒,该起床了。”

“恩~~,现在几点了?”

“已经快十二点了。”

“啊,这么晚了,我今天怎么这么能睡呢?”

“反正你也是在休息嘛,没有关系啦。”

“恩,真舒服。”

“好了,快起床了。换件衣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去逛逛。”

“好,你等我一下。”

十五分锺后,心丽和凡琳就出发去逛街了,大约五个小时后,她们的战利品可以够丰富的,连身裙,紧身裤,吊带小背心都在她们的购物袋里出现了,而且还有一袋说起来都让她们脸红的东西。那是她们在无意中经过一间情趣店,好奇的走进去看看,结果就买了一袋很多连名字都买不上来的情趣用品。晚上十点,她们才回到凡琳的家里,收拾一天的战利品,然后就去洗澡,心丽在洗完澡后,觉得口好渴,就喝了桌面上的那杯水,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凡琳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心丽已经坐在沙发上睡着了。于是她打电话给建锋,告诉他心丽已经睡着了,建锋告诉她先给心丽两个乳房继续注射花柔水,然后就坐着等他来就可以了。凡琳在做完建锋吩咐的工作后,就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着建锋的到来。

“叮铛”

“建锋,你来了。”

“恩,你有‘凡琳星座’这本书吗?”

“性爱奴隶凡琳听候主人的指令。”听到指令的凡琳忽然呆若木人,机械似的回答。

“你在心丽的水里加了FM2是吗?”

“是的,主人。”

“你昨晚让她听录音带了吗?”

“听了,主人。”

“好,现在把她和你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

“是的,主人。”

建锋听到凡琳的回答后,便走沙发处,坐在心丽的旁边,从包里拿着一条金链子,他把金链子悬挂在心丽的眼前后叫醒心丽。

“心丽…来…睁开眼睛…看着这条项链…”

建锋拿着悬挂着的金链子,链子上镶了一隻耀眼地红宝石,在链子的末端不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熟睡中的心丽,突然听到一连串唤醒自己的声音,她挣扎着撑开自己沈重的眼皮,笨拙的循着指示,然后困惑的看着悬挂在自己眼前的项鍊,她的眼睛一眨不贬地注视着。

“对…看着它…它是这么美丽夺目,这么漂亮,它正在吸引着你要看着它,你的视线根本离不开它。”建锋用低沈且坚定的声音说。

心丽的眼神跟着这个宝石来回的摆动,她觉得这个宝石好漂亮,她也越来超被被这个摇摆的宝石所吸引。

建锋继续来回的摆动这个宝石,“放松…深深的放松,你现在能做的只是能静静的看着这块宝石,看着它是如何吸引着所有的光芒,吸引你看着它。”

随着建锋的引导,心丽原本开始有点清醒的脑子又变的一片空白,她很快的就进入到深沈的催眠状态里。

心丽的视线完全被固定在宝石上,她的心灵也完全的集中在宝石上,她只能看到这个美丽的宝石,只能听到建锋的声音。

“很好,放松,继续放松……放松。”建锋继续摆动着这个宝石,“放松,让你的手放松……让你的肩膀放松……让你的脚放松,最后让你的心灵放松,放松……完全的放松,让你的全身都放松……再放松……”

心丽看着宝石,她觉得很放松,放松得全身都没有任何感觉,所以她也没有发觉现在她的身体正在起着变化,她没有发觉她的胸部正在慢慢的肿胀,也没有发觉她的臀部越来越浑圆,更没有发觉她对性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心丽,继续看着宝石,深深的凝视着它。”

心丽的眼神已经固定在宝石上,她觉得很舒服,宝石也好漂亮,她要一直看着这个宝石。

“很好,闭上你的眼睛,但是你仍然在看着这个宝石,看着宝石让你感觉非常的好。”

心丽闭上了双眼,但是知道自己还在看着这个宝石,那个宝石仍然在她的眼前光芒四射的摆动着。

“很好”,建锋把这条金链子收好,开始抚摸着心丽的胸部,“宝石真的很美,当你听到‘亚洲心丽’的时候就会有看到这个美丽的宝石一样的感觉,你会变得很舒服,很放松,只听从喊出这个命令的主人的任何要求。而且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一旦你听到‘亚洲心丽’这个字眼,你就会停止手头上的事情,维持着原来的动作,等待着主人给你下一命令。听懂了吗?如果听懂的话,现在就重复一遍我刚才所说的话。”

在催眠中,心丽犹豫了几秒钟后,开始逐字逐句机械式地重覆他让她说的话。而当她重复完建锋所说的话后,建锋决定加深心丽的印象。

“跟我重复一遍,当你听到‘亚…洲…心…丽’的时候,你就会进入这种状态中,来。”

“亚……洲……心……丽”

“好乖,心丽,在白天你会一直正常的过你的生活,完全不受任何影响。但从现在开始,你将不会跟任何一位男生单独的走在一起,除非得到我得允许,除了我之外,你将不会为任何一人动心,你只会爱着我,是我一个人的奴隶。”

“…是…的…”

“告诉我,你是谁的奴隶?”

“…你…”

“很好,记住,我建锋,是你的情人,丈夫和主人。你永远都不能反抗我,永远都会听从我。”

“…是…”

“告诉我,谁是你的主人。”

“…建…锋…”

“你会永远听从他吗?”

“…会…”

“很好,现在我给你玩一下游戏。”

建锋说完后就让凡琳过来,跪在心丽的面前。

“凡琳,你喜欢心丽是吗?”

“是的,主人。”

“你现在能看到她的阴道吗?”

“能,主人。”

“你是不是很想舔它?”

“是的,主人。”

“那去尝尝它的滋味,能让它得到快乐,你也会很快乐的,是不是?”

“是的,主人。”

于是凡琳听从她主人的建议,开始品尝心丽的阴道。建锋看着现在的心丽,虽然她的精神是处在被控制的状态,但是她的身体却还是有自己的感觉,只见她的身体开始抖动,呼吸也开始有点加快。但她在没有主人的允许下,她没有办法睁开眼,没有办法看见凡琳对她所做的一切。

“心丽,在没有我的命令之前,你是不能睁开眼睛的。”建锋说完后开始吻着心丽的双唇。他动手挤压着心丽的胸部,并捏着心丽的乳房,数分锺后,她的嘴开始在心丽身上到处移动着,他的舌头先是停在心丽光滑的颈部,一直舔到心丽的胸部。

然后建锋开始用他尖锐的牙齿轻咬着心丽左边的乳头,然后开始用嘴唇含着心丽的蓓蕾,舌尖先是在蓓蕾周围不停的打转,接下来他张大口将整个乳房用力的吸吮,深深的将乳头吞进入他的嘴里。他的双手都捧着心丽胸部,使得心丽的身体拱了起来,头部自然的向下垂。

当建锋离开心丽的身体时,已经觉得他的阳具是如何的火热,于是他让心丽躺在沙发上,而凡琳则把头塞到了心丽的两腿之间,而自己的双腿而张开,上半身压在沙发上,下半身则悬在半空中。这时建锋在没有任何的前戏下便直接插入凡琳的阴道中,疯狂的抽插着……

凡琳的觉得全身都有快感的衝击,她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只能不断的扭动着身体来表达兴奋。一直到建锋把灼热的液体射入她的体内,离开了她的身体,她仍然无法自己的痉挛着。

而躺在她上面的心丽这时也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和身体不受控制的震动着,全身的皮肤都起着鸡皮疙瘩。

建锋见状,便站在她们两个中间,温柔的说:“放轻松,放轻松…凡琳,心丽,你们现在要放松,我要你们听我的命令。”

“是的,主人。”凡琳和心丽听到命令后,身体慢慢停止了抖动,四肢无力的摊放在沙发上,凡琳的脚则从原来悬在半空变成现在挂在沙发的扶手上。

“凡琳,心丽,从明天开始,你们就要每天都对自己进行自慰,你们的身体通过自慰会得到快乐,但是你们会发现自己越来越得不到满足,你们会越来越渴望真正的性爱,你们都只想和你们的主人——建锋做爱,除了主人以外,你们不会再跟任何男人有亲密的接触,你们只爱主人,而且会永远爱着主人。”

“是的,主人。”

“当我离开了这里之后,你们就会开始从五十倒数到一,数到一时就会从催眠状态中完全的清醒过来,你们不会想起今晚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彼此也不会讨论各自有变化。然后你们就会上床,并立刻沈沈的睡去,当你们早上醒来之后,今天的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你只觉得很放松、觉得精神非常的好,这里的一切你只有在梦中才会想起。”

“只有……在梦中……想起。”凡琳和心丽喃喃道。

“很好,我可爱的宝贝们,我要走了,明晚你们哪里也不要去,就在家里等我,知道吗?”

“是的,主人。”

“乖”建锋说完后拍了拍心丽的脸就走了。而心丽和凡琳,也在此时从五十开始倒数。

第三天凡琳和心丽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就醒了。

凡琳觉得身体很舒服,看来睡眠已经带走了她昨天逛街的疲累了。她起床刷牙,顺便想想今天该干什么。

心丽在醒来后,觉得精神很饱满,她发现这两天她对睡前的记忆都是空白的,为什么呢?但是她想想也对,这两天都挺累的,而且肯定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记忆也没有关系,所以就别想了。凡琳应该没有问题了,明天她也要销假上班了,就趁今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当两位美女,都梳洗完一起在吃早饭的时候,谈起了今天的行程,她们都认为需要在家好好的休息一下,只应付明天就要开始继续努力奋斗的工作,于是在早饭后,凡琳在房间看着书,而心丽则在客厅里看电视。

到了晚上,她们不约而同的说今天很累要早点睡,但是在这个时候凡琳家的门铃响了,心丽打开门,发现这个人很熟悉,但是她却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于是她问:“请问你找谁?”

“我找‘亚洲心丽’。”来者正是建锋也。

催眠的暗示一出,心丽立刻僵硬的站在那里,“乖,把门打开。”心丽听后乖乖的打开门,建锋走了进来。

“建锋你怎么来了?”

“来看我的‘凡琳星座’啊。”

当建锋的催眠指令一出,坐在沙发上的凡琳身体抖了抖,立即机械式的回答:“性爱奴隶凡琳听候主人的指令。”

“乖,心丽,关上门,然后到房间里坐到床上去。”

“是的,主人。”

“凡琳,把身上的衣服脱光,然后到房间坐到椅子上。”

“是的,主人。”

建锋对她们各自下完命令后,便首先进到房间等候着他的奴隶了。

当他的奴隶都执行完他的命令,各自坐到他安排好的地方后,建锋就开始从包里拿出针筒和花柔水吸取了一些药剂到针筒内后,拉起心丽的手臂,从另一瓶小罐中拿出一块酒精棉花,在心丽手臂的血管上擦了擦,然后就一针打了下去。

不一会儿,建锋发现心丽身上的毛细孔开始收缩变小,除了头部和私处以外,其余的毛发也开始脱落。这些现象告诉他,花柔水已经真正地开始作用了。他开始把心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在这期间,他看到心丽的表情有点不耐,他知道心丽已经不能再忍受这些粗麻布料的碰触,她要舒服的,贴身的布料……

建锋见状,便开始对心丽进行今天的工作,他对心丽说:“心丽,这些衣服是不是让你很不舒服?”

“是…的,主…人。”

“你要快乐吗?”

“要……主…人。”

“现在你觉得快乐吗?”建锋开始抚摸着心丽越来越坚挺的胸部。

“快…乐,主…人。”心丽喘着气说。

“你要更快乐吗?”建锋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要……主…人。”心丽开始觉得越来越热了。

“那就先自慰吧。来,把你的左手放进你的阴道里。”

“是…的,主…人。”心丽说完,就执行起建锋的命令。只见她张开自己的浑圆白晰的大腿,呆滞的用左手一遍又一遍的来回抚摸着敏感处,不久,就开始娇喘不已……

“很快乐吧,如果你要快乐,就要常常自慰哦。”建锋在心丽的耳旁说道。

“是……的……主……人……”

“但是你要记住,所有的快乐,都比不上主人给你的高潮,为了欲望,你会对主人绝对的听话,完全的服从。”

“为…了…快…乐……我…要…服…从……”心丽为了解除身体的火焰,开始无意识的重复着建锋的命令。

“很好”建锋在说完后,心丽觉得建锋好像又说了什么话,但是心丽每听一句,睡意就更深更浓了些。在她的意识完全消失前,她的脑海中只是不断地反覆同样的话语:“为了主人给我的快感,我会绝对听话,完全服从……”

第四天今天开始销假上班的心丽,看起来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身体在渴望做爱,她今天去洗手间的频率比平常要高出几倍,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性欲高涨,她好希望有主人和她做爱,她好想要快乐,更想要高潮。

在上午的时候心丽只能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姿势,但是一到了下午她开始有点坐立不安,当她正准备以请假来结束今天的工作时,她的同事告诉她警局门口有人在找她。于是她出到了警局门口只看见一个穿得十分端庄的女士站着,但是感觉怪怪的,因为她觉得这位女士站得也未免太直了吧,但是周围又没有什么人,所以她只好上前询问这位女士:“请问是你找我吗?”

“我找的是‘亚洲心丽’。”这位女士转过头来,用平板的声音说道。

一听到这个词,心丽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僵硬的站在那里。

“心丽,跟我走。”女士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

“是”心丽象机器人一样跟着女士的步伐离开了警察局。

五分锺后,她们走到一部车子旁边,女士打开车门,向车里面的人说:“主人,我们到了。”

“好,你到前座去坐着,除非我喊你的名字,不然的话你什么都听不到。”

“是的,主人。”说完,这位女士就坐到了副驾驶座去,安静的等待着她的下一个命令。

“心丽,坐到我旁边来。”

“是”心丽说完后,依言坐到了车子的后座里。

“心丽,你是谁的奴隶?”

“建锋。”

“看着我”

心丽依言,转过头去目无焦点的看着她身边的人,当她的眼睛与这个人的眼睛对上后,她的眼神显得更加的呆滞和无神。

“心丽,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主人。”

“很好,从现在开始,只有是我说‘亚洲心丽’你才会进入这种催眠状态,知道吗?”

“是的,主人。”

“很好,你今晚一下班就到君雅家去,地址是:XX大厦十九楼F座,带着之前你和凡琳之前买的情趣用品(那是前两天建锋在她们购物袋里找到的)。知道吗?”

“是的,主人。”

“好,在我拍三次手,你就会离开这辆车子,每走一步你就会清醒一分,当走到警局门口时,你会就完全的清醒。你会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但是你会照着我的话去做,知道吗?”

“是的,主人。”

“很好,那就晚上见了。”说完,建锋便拍了三下手,心丽立刻就打开门,她每走一步似乎都比她的前一步有力,当到警局门口时,她似乎很奇怪她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而且刚才她询问的女人也不见了。但她也没多想,甩了甩头就走进警局里去了。

到了晚上,心丽按照命令来到了君雅家,当打开门她看见开门的人竟然是今天下午来找她的女人时,她觉得很讶异,问:“你是谁?今天中午为什么还没回答我就走了。”

“我是这个家的主人啊。我走的原因是我的主人找我。”

“你的主人是谁?”

“我的主人也是你的主人啊。”

“什么?!你在说什么?”

“亚洲心丽”此时,一直在门后面的建锋露出脸,对着心丽说出催眠指令。

当心丽后立刻僵硬的站在那里。“跟我进来。”心丽立即乖乖的跟着建锋进了房门,来到了君雅的房间。

“心丽,在我拍三次手后,你就会躺在床上,全身不能动,但是你的身体仍然会听从我的任何指示。以后每当你听到我说‘心神不宁’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会有一次小高潮,而且是一次比一次强烈,但是你永远都达不到主人给你的高潮,知道吗?”

“是的,主人。”说完,她便听到三次拍手,然后就全身僵硬的躺在床上。

“恩,我怎么了,啊!我为什么动不了?!”

“你只是不舒服而已。”

“咦,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快来帮我松绑。”

“我是你的主人,我不需要绑着你。”

“你不是我的主人,你是谁?快给我松绑。”

“我没有绑着你,是你自己‘心神不宁’,所以和在那里疑神疑鬼的。”毫无意外的,他听到了一声抽气声。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这样?”

“你不要吵嘛,弄得我越来越‘心神不宁’了。”

“啊!快住口。”

“我说了什么?你是我的奴隶,你就应该听我的,难道你还会有‘心神不宁’的状况出现吗?”

“恩…你不要再说了。”此时的心丽觉得她的身体出现一阵骚动。

“说什么?我让你‘心神不宁’了吗?”

“啊…快…快住口。”心丽开始觉得有点呼吸困难了。

“为什么要住口啊?你在‘心神不宁’吗?”

“啊…啊…住……口”心丽觉得她快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

“我的心丽奴隶,告诉我,你现在要快乐还是要‘心神不宁’?”

“啊……啊……”从心丽的嘴里已经听不到第二个字了。

这时建锋让君雅把花柔水拿过来,他摇晃了一下瓶身,然后把心丽扶起来,“心丽,你还在‘心神不宁’吗?”心丽听了后,身体在不停的抽搐,她看着建锋,眼神开始涣散。

“来,把它喝了”建锋把花柔水放在她的嘴边,“喝完后,你会很舒服的睡去,明天起来也不会有任何的记忆,但是你会记得建锋是你的主人,你必须服从主人,如果你反抗的话,你就会全身抽搐,没有办法呼吸。知道吗?”

“建锋…是我的……主人……我不能反抗主人……”心丽喃喃道。

“很好,现在把它喝完”建锋看见心丽微微张开嘴,就把花柔水慢慢地倒进她的嘴里,让她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当她喝完后,她的嘴里还在喃喃地重复着建锋说的话,过了不久她就睡得不醒人事了。

“我的心丽啊,快了,你就快完全是我的了。”

第五天心丽一大早起来后,她发现这里她并不认识,但是没有关系,这一定是主人的安排,肯定没问题的。于是她就起床刷牙洗脸准备上班。

心丽今天一天都过得很快乐,连她的同事也看到了这一点,都说心丽是不是谈恋爱了,心丽笑而不答,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主人的功劳。到了下午,她接了一个电话,:“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心丽吗?”

“我是,请问你是?”

“亚洲心丽”当心丽听到这个催眠指令后,在不到一秒的时间便把头垂了下来,手虽然还抓着话筒,但随时都好象要掉下来一样。

“心丽,如果你听得到我的话,你就回答一声‘是’。”

“是”

“等一下当你被叫醒后,你会继续工作,但是今晚你会到昨天晚上我叫你去的地方等我,而且当你进到屋子后就会直接到房间去,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后躺在床上等我,知道吗?”

“嗯”

“当你听到有人敲三下桌面,你就醒过来,醒来后你会发现你只是接到了一个无聊电话,根本无关紧要,所以你也没想过要记起你说过什么,虽然你不会记得这个电话里的内容,但是你会照做,知道吗?”

“嗯。”

“现在睁开眼,坐起来,象你平时接电话的样子一样。”

“嗯”

“叩……叩……叩”

心丽在听到声音后就醒过来了,她发现电话里传了“嘟嘟”的声音,她刚才说了什么,她怎么不记得了,但是无所谓了,反正无关紧要。好吧,继续工作,争取今天晚上不加班,因为她要去约会。

“好了,工作完了,时间差不多了,收拾一下东西,准备下班。”心丽正在自言自语的说着,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转头,发现是她的好朋友华萍。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华萍说。

“不行,我约了人。”心丽笑着拒绝。

“约了谁啊?不如一起吃吧。”华萍说。

“不告诉你,下次吧,好吗?下次我请你。”心丽故作神密的说。

“好吧,那下次就你请。今天就算了。”华萍耸耸肩说。

“不好意思哦,改天我约你,好吗?”心丽说。

“好吧。你可不要黄牛哦。”华萍笑笑说。

“好”心丽说完,拿着包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这人,动作真快啊。”华萍刚说完就听见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她拿起来,说:“喂,你好。”

“你好,请问心丽在吗?”

“她刚走,你有什么事要我转告吗?”

“不用了,谢谢。再见。”

“不用客气,再见。”华萍放下电话后,转头就忘了这件事,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她而言,是一生的转捩点……

心丽急匆匆的赶到了君雅的家里,当君雅一开门,心丽连头也不抬一下就直接进入了君雅的房间,君雅也不以为意,因为她知道那是主人给心丽的命令,她站在门口看着心丽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然后就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着主人的来临。君雅见状,便到另外一个房间把她的主人——建锋叫醒。

当建锋醒后,从包里拿出两瓶花柔水,对君雅说:“君雅,从现在开始你就自己在这个房间里自慰,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知道吗?”

“是的,主人。”

“好”建锋说完便到了心丽躺着的房间里准备对他的心丽做今晚的工作了。

“心丽,看看我是谁?”

“你是主人。”

“很好,来,把这瓶东西喝下去。”说完,建锋就把花柔水递给心丽。

“是的,主人。”心丽说完后,接过递过来的花柔水,打开瓶盖,对着瓶口就把它喝了下去。

“对,把它喝完,一滴都不能剩。”建锋看着她一口接一口的喝着,甚至到了没有饮料在瓶中时,心丽还意尤未尽地翻转瓶子,不愿意浪费任何一滴。

“心丽,你可以停下了。"”

茫然中,心丽松开手中的瓶子,任由它跌落到地板上。

不一会儿,建锋开始询问心丽。

“你是不是开始觉得有点热了?”

“有点,主人。”

“是不是越来越热了?”

“是的,主人。”

“来,慢慢把你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上,慢慢的搓它,每一次加一点力,每一次加一点力,对,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比刚才再用力一点。”建锋让心丽不断的用力搓着她自己的乳房,直到两个乳房上已经佈满了她自己的手掌印才让她停下来。

“好,自慰给我看。”

“是的,主人。”说完后,爱文便一隻手拔开自己的阴唇,一手伸进她的敏感位置开始自慰。

“恩…啊…恩……”建锋看着此时尖叫的心丽,便坐在她的旁边,抓着她一隻已经闲下来的手放在自己胀大的阳具上,玩弄着。而当建锋看到快要高潮的心丽便立刻叫出“亚洲心丽”的关键字,然后看着突然间失去力的心丽,虽然已经停下来,但是却仍在急促的呼吸。

“心丽,停下来,慢慢的,放松,放松,再放松一点。”当他看着慢慢平复的心丽,便开始下着指令。

“心丽,从明天开始,你对工作就没有任何的企图心,你最大的心愿就是服侍主人,你只想在警局默默无闻的工作,而不会再想升职或别的东西,知道吗?”

“是的,主人”

“另外你明天晚上不用过来这里,你一下班就直接回家,回到家后就把这瓶东西给喝了,到了后天晚上你就到我给你的地址上来找我,知道吗?”说着,建锋把另外一瓶花柔水和一条写有地址的纸条递给了心丽。

“是的,主人。”心丽的语音刚落,就听到从隔壁房传来的君雅的叫声:“啊……啊……”

建锋想到刚才给了君雅性奴的命令,她现在应该还将手伸入内裤里不断的抽动着,这段时间她不知道高潮了几次。

“君雅,可以停止了。”建锋走到隔壁房间对君雅说,君雅终于停止了下来,但还是不住的喘着气。

“现在你的身体很热,等着主人的抚慰,但是你的手却动不了,你只能等着主人的来帮你,知道吗?”建锋继续对着君雅说。

“是的,主人。”建锋听完后就回到君雅的房间对心丽下着今天最后的命令。

“心丽,等一下在我拍三下手后你就要开始整理自己。当你整理好后就拿走自己的东西回家,回到家后一沾到枕头就会沈沈睡去,但是记住,你的梦中会有我所有的指示,你会不断地重复着这些命令,你会一直遵循着这些命令,永远都不会反抗,知道吗?”

“是的,主人。”

“对了,你今天走之前和谁在说话?”

“华萍,主人。”

“她是谁?”

“她是我的好朋友,主人。”

“以后要介绍给我。”

“是的,主人。”

“好了,开始整理自己吧。”建锋说完,拍了三下手,就自顾自的走到了隔壁房间。不一会儿,他就听见关门声,建锋冷冷的笑着,抚摸着还处于饥渴状态的君雅的头发,“君雅,你很快又有同伴了……”

第六天一天工作下来,心丽下了班就回家了。当她回到家里后,累得连饭都不想吃,她想喝杯水就去睡觉,但是她并没有去倒水,只是从包里拿了瓶东西出来,开瓶后,对着瓶口就喝,喝完后把瓶子扔进垃圾桶就回房间了,而且是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在她睡着后开始不停在喃喃自语,虽然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但是从她的表情上看那个梦是让她快乐的。

第七天心丽今天一天工作下来,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她想起她口袋里的那张写有地址的纸条,看来就是解开她心里疑惑的钥匙,她今晚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铃……铃……”当下班铃一响起,心丽拿起包就走,虽然她的同事们今天也觉得她怪怪的,但是却说不出这种感觉,于是他们决定放弃心中的困惑,都下班回家了。

而刚出到警局门口的心丽,招了一辆计程车就往纸条上的指示来到了指定的地点。当她敲门时,她的思绪混杂着不安和期待,而在她看见开门的人时,激动的叫了起来:“主人!”

建锋笑了笑,说:“进来吧。”心丽依言乖乖的跟着建锋走进了房门,坐在沙发上,然后她发现有两个已经全身赤裸的女人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昏睡着。

“主人,她们是谁?”

“她们是你的姐妹。”

“我哪有这样的姐妹,她们都病了吗?”

“不,她们只是累了,‘亚洲心丽’。”建锋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谓的问答,于是他迅速的说出催眠指令,让心丽处于催眠状态。然后他便走过去一把抱起心丽,把她带进之前为爱文所改装的那间房间里,把那张特製的椅子拉开,变成一张可移动的皮床,他把心丽的衣服全部脱光,为心丽戴上氧气面罩,罩住了她的口鼻,并且为她戴上了一个通电流的记忆体头盔,然后把她的双手双脚固定在皮床的两侧,最后在她的胸部内外侧,大腿根部还有腹部贴上带有电流的装置,当他确定一切都准备好,他便叫醒了心丽。

“恩,主人,为什么把我绑住?”心丽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绑在一张很奇怪的床上,于是她问站在她面前的建锋。

“为了让你永远属于我。”建锋说。

“主人,我已经属于你了。”

“但并不完全是。好了,开始吧。”

说完,建锋打开了装置的按钮,让电流通向心丽敏感的部位;同时打开装有气体花柔水铁瓶的阀门,让心丽吸几口后,觉得全身便轻飘飘地有如腾云驾雾起来;然后他按下心丽头盔上的按钮,头钮上的灯立即开始闪烁不停,而改造心丽的最后一步也将正式开始。

头盔里是建锋从各式各样的成人影片中影像处理后而成,这些影像会通过电流传入爱文有脑子里,像是一群只知做爱女人、一心只想要男人的女人、非常喜欢性的女人…等等的画面。

“心丽,仔细凝视着画面。想像画面中的女人就是你自己…”

在她头盔上设置的耳机不断传出阵阵淫荡的声音到她的脑中,而她脸前的画面此时正放出一幕幕像是喜欢做爱被插激情的女人、大胆跨在男人身上交合的女人、自己对自己做爱的女人等画面不断地被重复播放着。爱文的脸上变得羞红,声音也娇喘嘘嘘了起来。

接着,有一条龟头形状的金属棒,在心丽的阴蒂前不断地触抚挑逗。使得她在瞬间得到了来自私处的快感,断堆迭攀升的快感。

心丽开始沈醉在源源不绝的快感中。

“集中精神对主人,绝对的听话,完全的服从……啊﹗”她才覆诵完金属棒便猛力地插进了她的下体,她也在瞬间达到了高潮。

心丽学的很快,口中覆诵地越快,金属棒抽插的频率也越高。现下渐渐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建锋看着开始复述内容的心丽后,看看还需要十个小时的样子,气体才会释放完,于是他决定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验收成果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建锋起床后就去看心丽的情况,打开门后,他发现心丽的变化并不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只见心丽眼神呆滞,但是却没有象昨晚一样复述命令,她的身体也是僵硬的任由金属棒抽插。

建锋感到不对劲,于是他把机器关掉,把心丽扶起来,问:“心丽,你怎么了?”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心丽似乎听不到建锋的问话,坐在里自言自语。

“心丽,心丽,你怎么了?”建锋摇晃着心丽的身体。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心丽仍然不理会建锋的问题。

建锋觉得事情可能有点棘手了,但是既然已经到了弄到这个地步了,他只能往前走。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他不知道,有没有效,但是只能这么做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小瓶FM2,然后让爱文和君雅一左一右的按住心丽,而他则抓着心丽的下巴,让她的口呈O型,把FM2灌进了心丽的口中。不一会儿,心丽就昏睡过去了。

建锋看着昏睡在皮床上的心丽在思考着,他不知道是哪一步错了,还是其实爱文根本就是被他误打误撞而成功的,现在他必须小心翼翼,不然心丽这个员警可是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把心丽扶起来,让爱文把皮床折起来,变成皮椅,然后指挥着君雅和爱文扶起心丽坐在他特製的椅子上,然后建锋便把她的手固定在椅背上,然后在她的脖子上,胸部上,肚子上和大腿根部处都贴了带有电线的装置,最后把DVD和音响也搬进来,当他确定好一切准备就绪后就把心丽叫醒,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恩,我怎么了,我为什么在这里?”心丽看起来似乎恢复了正常,但是好象突然没了之前的记忆。

“心丽,你听过‘亚洲心丽’这个词吗?”建锋试着用当时的催眠指令,看看还有没有用。

而听到指令后的心丽眼睛立刻就瞪大,然后再闭上,她的头也垂到了胸前,看着进入状态的心丽,建锋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接着,他又叫醒了心丽。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心丽一醒后立刻质问建锋。

“别急,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了。”建锋还不等心丽有所反应,就按下了遥控椅子的按钮,然后就看到心丽开始扭动她的身体。

“啊,你按了什么?快停下来,啊!”心丽刚开始觉得身体有一阵阵的电流刺入她的身体。

“看看这些再说吧。”建锋说完后,便把DVD和音响打开,整个房间立即充满了“建锋是我的主人,我要服侍主人,只要是建锋需要我做的,我都会去做。

我要和主人做爱,我是主人的奴隶……”的声音。建锋把音响开很大声,他让音响重覆且持续的播放着这些话和,并且同样的内容建锋也用DVD的形式播放出来,像这样子双重内容播放的作法,不管她是醒着或是睡着,都能对她自主意识和潜意识产生双管齐下的加强影响效果。

做完这些事情后,建锋便出了房间,但是他在客厅里一直留心听着房里的情形,只听见心丽一会大叫:“救命啊,谁来救我?”,一会儿又喊:“快来人啊,我被困在这里了,这里的人都是疯子。”虽然她喊得很大声,但是建锋并不担心,因为这个房子的隔音设备已经被他加强了很多,外面的人是听不到屋子里的人在喊的。他现在只担心心丽到最后不仅成不了他的奴隶,甚至会害了他,他惊讶于心丽顽强的反抗意志,但是没关系,现在他有的是时间和她耗。就这样,心丽在房间里叫嚣了一天,直到晚上她的嗓子已经又干又哑了,但是她却仍不放弃,建锋在门口看着她,让爱文进去给她补充了一瓶水后,就让心丽继续着改造。

他把门关上,让爱文和君雅回房睡觉,他则守在客厅等待着结果,而此时心丽的叫喊声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小了。

大约十五个小时后,建锋在恍惚中听到心丽的大喊,他冲进房间,看到心丽正在扭动着身体,嘴里叫着:“再强一点,再强一点……”

建锋看着心丽,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于是他进屋把所有的装置都关掉,然后把用来固定心丽的装置也统统的拆了下来,心丽一得到自由后就该跳下椅子,跪在建锋的面前,小心且温柔的从建锋裤子里掏出他的阳具,然后慢慢的,但深深的吸吮着他的龟头。

建锋笑着拉开心丽,对她说:“来,告诉我,你要什么?”

“我要性,我要快乐。”

“那我找个男人给你吧。”

“不!主人,只有你,只有你能满足我,我只要你。”

“是吗?”

“你会反抗我吗?”

“不会”

“你会介意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

“不会”

“如果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得不到快乐了。”

“不怕,我可以自慰,直到主人再找我。”

“那得很久哦。”

“只要主人高兴就好。”

“你的任务是什么?”

“服侍主人。”

“还有呢?”

“让主人快乐。”

“主人叫你做什么都会去做吗?”

“是的”

“即使是不对的,甚至是犯罪的。”

“主人永远都是对的,只要主人吩咐的,我一定会照办的。”

“好吧,你得到你想要的了。”

只见心丽欢呼了一声,便立刻抓住建锋的阳具高兴的吸吮起来,很快的,建锋便射精了。心丽快快将口凑了过去,以便吸食喷出的精液。她一边用舌舔吻着龟头,一边说︰“谢谢主人对奴隶的赏赐。

看着这样的心丽,建锋对着她说:“乖,不用多久你就会有同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