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不可怕,隔阂也不可怕,红杏出墙同样不可怕,只要你勇于正面面对这些。经历曲折没关系,经历其实是一种财富。有些曲折或者磨难,说不定会让你受益终生。作为男人,珍惜那个陪伴自己走过一生的女人,我们责无旁贷。大学毕业不久,我结识了我的妻子。她在银行工作,当时只是一个普通的柜员,中专毕业于某银行学校。当时她已经有了一个相处了一年的男朋友了。是她上一届的师兄,因为那小子追求上进,上班几年以后又考了全脱产的职大,重回了校园,结果被我钻了空子,横刀夺爱。
作者:冷焰
黄种男人凝视着白人贵妇那双惊恐万分的眼睛,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他的手掌缓缓游移,肆意抚摸着她细腻丝滑的皮肤。白种贵妇剧烈颤抖着,似乎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却被牢牢钳制在床上无处可逃。男人低下头,贪婪地嗅着她身上散发的馥郁芳香。那气息宛如一股迷香,令他情不自禁地亢奋起来,坚硬的肉棒高高挺立,渗出几滴晶莹的淫液。他用力撩开她的长裙下摆,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大腿根部。男人粗喘着,眼中尽是贪婪的光芒。“啧啧,这白嫩的大腿可真是让人垂涎欲滴啊。”他低声诘问,惯用的嘲讽语气多了几分情色的意味。说着,他挺腰把硕大的龟头抵在了贵妇的蜜穴口,慢慢地磨蹭起来,在那娇嫩的部位留下一道道水光淋漓的痕迹。“啊啊!!!”贵妇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神情恐慌万分。她剧烈摇着头,用力想要挣脱开来,却徒劳无功。男人粗暴地将她的双腿掰开到最大,让私处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这个姿势实在是有些过于羞耻了。“放开我!住手啊!你这个下贱的黄种佬!”贵妇浑身发抖,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然而男人充耳不闻,只是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那根狰狞的巨物。
包工头老张看到我下面的大洞,张大嘴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会一个劲儿地发感慨道:“我操,有没有搞错!我操!有没有搞错!……。”大伟爸爸大手一边顺着我的乳沟插入我胸前衣襟里面,大力的揉搓着我的乳房,一边说道:“看到了吧?我这个码子怎么样?这逼,这屁眼,简直是绝了,不瞒你们说,从早上到现在,这两个洞洞里面就一直塞着这个东西的”,老鲍插口道:“这妞难道不排泄不吃饭吗?”。大伟接过话头说,她只吃流食,喝点奶茶果汁什么的,很少吃固体的饭菜,她尤其喜欢吃高蛋白的东西,等下她的晚饭还要各位帮忙给她喂呢”。说着捏了捏我的乳头,我害羞的往他怀里扎,连说:“不要嘛!”,大伟爸爸抱我坐正了,面向大家说:“贱女人还怕羞,你来告诉叔叔们,你喜欢吃的是什么?”,我装作更害羞的样子,小声说:“精液”,大伟爸爸故意提高嗓门说:“大点声叔叔们没听清”。这次我脸红红的,提高了声音说到:“我喜欢男人们操我的屁眼,怕被操出脏东西来影响情绪,我平时都不吃东西,专门吃男人的精液,已经几个月没有解大手了,我下面两个洞洞干干净净的,玩起来又爽又好看”。几个男人听了我这么直白的回答,都张大了嘴,惊呆的样子让我至今难忘。
陈焱兴奋起来的吼叫着,因为陆洁一见到陈焱的肉棒子给激烈的抽插着,她忘情的舔弄起了肉棒在肉穴外的根部之外,并且一手玩着陈焱的两颗睪丸,甚至还将另一手的的食指、竟浅浅的插入了陈焱的屁眼给动了起来!这样的玩法太刺激了!就算是身经百战的陈焱也难以忍住,滚烫的精液,瞬间就喷射在了曾爽的肉穴里,并且还有一些溢流出来的精液,跟着是滴进了陆洁的嘴巴里。“嗯…哈啊!这就是焱的精液呢!有点像感冒糖浆的味道呢!”,头一抬,嘴巴还沾着精液痕迹的陆洁,居然露出了一个微笑给了陈焱。
她脱掉上衣,将胸罩接下来。刘姐露出她那丰硕性感的乳房。我简直就好像过年吃肉一样兴奋。刘姐向我展示她的乳头。乳头上竟然挂着乳钉。横着穿过乳头,左右两边被珍珠一样的卡扣卡住。第一次看真正的乳钉,我的下面一下子就膨胀起来。
讲到价钱,收费又实在非常低廉!那里的女孩子还包你冲凉、泵骨、吹萧以及摆出任何姿势让你抽插,事后还帮你洗炮仔穿衣服,香港那里有这么好的服侍呢?言归正传,当日我带了老婆丽芬一齐上机,因为这次一去就要半年,丽芬说如果留她一个人在香港,恐怕闷死了。而且这样还可以免得我忍不住会出去滚。其实这次公司除了派我去之外,还有派阿陈以及阿王一起去,他们两个也都有老婆同行。以前我们都有一齐去寻花问柳.风流快活。所以这次我相信三条友仍然可以找机会脱离老婆的监视,偷偷地出去泡女人。
作者:zbxzll
女人误解了他的神情。女人宁可错拉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向他逼近。农民兄弟低下头,耳听着高跟鞋敲打水泥路面的嘎嘎声渐行渐近。脚步声消失,他看见女人的脚,趾甲鲜红。他慢慢抬头,从小腿扫描到大腿,直到裙子的边缘。边缘很靠上,平视的角度,几乎可以看见内裤裆部。不需要农民兄弟仰视,女人已经蹲下。女人个子不大,现在头比农民兄弟的头还低,四目再次相对,直线距离半米左右。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少女时候的清纯,可是雯洁的脸蛋却越发的丰润娇艳,有种成熟女人的迷人魅惑。自从生过孩子以后,身材就变得更加丰满。胸前一对D罩杯的大奶子总是把衣服撑的鼓鼓的,带着微微嫩肉的小蛮腰下,是一个特别肥熟圆润的大屁股,丈夫经常和她开玩笑,说当年就是被她的大屁股迷住了,所以才下定决心把她追到手。
作者:benben
我随口敷衍着。眼睛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打转。今天她穿了深蓝色的套装,里面的衣服是白色绵制的,胸部被勾勒的很是丰满。可惜我一直不会算女人乳房的尺寸,什么ABCD的。下身是一条深蓝夹杂灰色细线条的长裤。裁剪的很得体。搭起的双腿很是匀称。哦!又是黑色的丝袜、黑色的皮鞋!我贪婪的欣赏着可以看到的一切,口干舌燥的感觉出现了。我知道如果再这样看下去,裤子就要支帐篷了。
少女的处境显然不是很好,本应覆盖身体遮羞的衣服早已不知所踪,仅有几条破碎的布片还挂着少女干净赤裸的身体上。不过袜子却保存得十分完好,被白色过膝袜覆盖的两条长腿被触手缠绕了几圈,被折起拉到身体两侧,将人儿干净光滑的私处尽数展露出来。还有些粉嫩的阴唇被触手扒拉开,将人儿的粉嫩腔口暴露在空气中,呼吸着这异样的空气。上半身自然也还是被触手尽数照顾着,依稀能够看到,手腕和手臂被座椅上的铁环禁锢;而肚子上方一些的位置,被铁链所缠绕,禁锢在了座椅的椅背上。而触手却是能够见缝插针的缠绕住人儿的身体,更是有四根触手,将人儿的乳球缠绕,乳肉从触手间溢出,而被这样挤压下挺立的乳首,被四根触手轮番的舔舐、吸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