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慧琪应邀到将军澳某公屋单位替人补习。香港夏日天气闷热潮湿,身穿纯白紧身上衣,过膝牛仔裙、米色露趾凉鞋的她,在阳光曝晒之下,不免两颊微红,香汗连连,一面走,一面揩汗。终于,在那单位前停下,按了一下门铃。
某日清晨,“老公起床了,太晚出門會塞車喔。”耳裡傳來一陣女友的催促聲。是的,今天是我倆出遊的日子,若是不提早出門,遇上了塞車那多掃興呀!於是趕緊起身盥洗,整理一些輕便的行李後準備出門,這次安排宜蘭兩天一夜的行程。
我原本以為會到一個大飯店去,但是當我到了地方的時候,卻是在一棟大
作者:淫心
拉好帘子,深呼吸一口,想象自己是一名看护,而哥哥只是我必须照顾的一名病患,然后,现在所要做的只是帮病患擦拭清理身体。缓缓地掀开被子,一团黑影映入眼中,我忙撇开眼去,迅速将毛巾覆在上头后,才敢用眼角偷瞄一眼,轻轻的擦拭着那个部位。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构造真的是大不相同,女人的胸部丰满而柔软,男人的胸部却是平坦而结实,但下腹却正好相反。抓着毛巾在哥哥的下腹上来回擦拭着,像是在柔软的垫子移动着。
成人用品店像雨后春笋。在我居住的周边大概有十几家,里面的经营人员大都是些外地的小女孩子,长的基本是一般般。首先声明我最喜欢去这种店和她们交谈,问些产品的使用方法什么的,实际是在和她们交谈是的那种刺激的感觉,下面反应很强烈。听着那些女人或女孩子对你说:「阴茎,阴道,阴蒂啊,这是手淫用的」之类的话,很有挑逗性。有天下雨,街上暗成一片,我被大雨赶到一家成人用品店,身上基本淋湿了,幸好我穿的是短袖。店里没客人,店员好像在里面的屋子打电话,是个女人。我就随处看看,展柜里放的了很多药,套,工具什么的,最吸引我的是那些
我从小到大都在台北长大念书,过习惯了都市生活,但在念研究所时,却跑到云林读云科大,原因很简单,就是考研究所时考得不理想,实在没几所能挑,但心想能离开家也不错,爸妈观念那么保守,我住家里要交女友会很困难地,交了也不能带回家干,真的很讨厌。而到云林,刚开始还挺不能适应地,跟台北生活截然不同,同学们都半来至四面八方,当然以中南部人为居多,而爸妈是叫我住宿,我当然不从,难得离开家,当然是要在外租房子,可是外面房子有限,真的无法跟台北比,但我还是稍微挑了一下,最后住进一户人家里。我租的房子,是一间套房没错,但好玩的
作者:潇洒六子
夜色寂静,杜小蝶躺在陆尔杰柔软的床上,媚眼迷蒙,脸上的红霞弥漫,雪白的小腹起伏不定,平坦得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顺着腰部优美玲珑的曲线,白色蕾丝透明的胸罩出现在尔杰的视线中,两团丰满高耸的乳肉被紧紧的束缚在其中,挤出一道异常深邃的沟壑,如充满魔力的黑洞吸引着陆尔杰的视线。嫣红的两点蓓蕾,透过完全透明的蕾丝胸罩清晰可见,幽红艳丽,动人心魄。小巧的胸罩无法包里住女人的硕大,裸露出大片雪白的乳肉,在透过窗户洒下的银白的月光中国泛着迷人的毫光。
老婆的媽媽患有高血壓,老婆偶爾會幫她媽媽去醫院拿藥。前幾天她媽又
作者:石砚
转身翻过筱红英,她长着一张胖乎乎的圆脸,是那种最典型、最传统的美人儿,两颗奶子大大的,象两只碗顶在胸前,那小腹,那两条美腿,还有那呈钝角形的腹股沟交汇的三角地带,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不能不说一个好字。“这一个更好。”癞子立刻扑上去,一下子就趴在她身上,急不可待地抽插起来。这一个的洞穴不如赵青莲紧,这也正常,她不是处女,也许还有过孩子,但那肉乎乎的身子却给了癞子更好的感觉。癞子发疯般地折腾了许久,直到自己快射了,这才又停下来,他还想要那第四个。
脚踏两条船的痛苦是节日最明显,你要约哪一个才对呢?最好的选择是拿回家跟工作当藉口避开节日跟特殊纪念日,不然被抓包的机会直线上升,真不知道我当初搞的这么复杂干嘛,后来想想这种消极的想法不对,女生还是搞越多越好才不会嫌麻烦才对。这时候怡君又打电话来跟我聊心事,怡君的心事都是跟她男友有关,我很想跟他说你多介绍你姐妹淘给你男友上,保证这些新鲜没吃过的女生会让你男友马上雄风再现,只是这些都只能在心里想不能说,有些话一出口感情就会决裂,我才不会犯这个低级的错误,还没吃到怡君前就被她跑了。可是跟怡君话题无聊不吸引我以外